EN [退出]
禹城天气>中国新闻

西安慕尚装饰设计东西质量太差,各种加价,合同陷阱,拒不退首付款_80后“负一代”:不折腾对不起青春年华

2017-11-25 07:39

亲爱的温总理:您好!我是2008年6月毕业的大学生,正当经济危机来临的前夕,我们毕业了。刚一毕业,就面临着就业的压力。社会的现实是残酷的,我们作为80后的一代,面临着压力和挑战……房价高不可攀、工资收入低微、社会知识欠缺。少年强则国强,这句话确实很有道理。但是,经济危机所造成的影响可能要影响好几代人,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挨着一个。感觉有时候我们就像是积压的商品,等到我们能被推销出去的时候,不知道会是多少年以后。总理您日理万机,两鬓的白发似乎比去年又增添了不少,我不想给您增添多少烦恼,我只是想对您诉说一下我们这一代人的烦恼。

一个网帖引出“负一代”

2010年,裹挟于时代变迁大潮中的“80后”正式步入“而立之年”,时代变迁带来的苦痛,也正向“80后”涌来。他们没有赶上福利分房,却赶上了房价高涨;他们没有赶上创业潮,却赶上了就业荒。背负着父母的热切期望,背负着沉重的就业压力,背负着高额的住房贷款,“80后”堪称“负一代”。

三个“80后”向本报讲述了他们的纠结与快乐,困惑与希望。

“我想要蜗居而不可得”

年龄:29岁职业:社区医院医生

下午5时刚过,脱下穿了一天的白大褂,随意地往椅子上一扔,陈旭活动了活动坐了一天的筋骨,一天的时间,他只接诊了十多个病人——多数还只是来开药的,几乎每一天,他都“在这样的百无聊赖中度过”。

2005年,在河北某医科大学毕业的陈旭,通过几轮面试,进入了这家位于北京海淀区的社区医院,一时间陈旭成了家人的骄傲,从乡村考入城市里的医科大学,早就超出了家人的预料,如今到北京当了医生,更是一家人炫耀的资本,一家人甚至为此事,在老家办了几桌宴席庆祝。不过让陈旭没想到的是,来北京工作,却让陈旭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当时承诺的户口、待遇,都没有兑现,来到北京才发现,社区医院医生听起来不错,但混起来实在是很惨。”刚刚进入医院,人事部门便与陈旭打了招呼,表示由于名额问题,陈旭的北京户口要到第二年解决,然而到了2006年,陈旭的身份成了“往届生”,却无法再享受应届生的落户政策,这一拖就是5年,至今陈旭都没有获得北京市户口,眼看着新来的同事都得到了户口,陈旭只能用“无奈”形容自己的心情。

不过户口解决不了,并不是陈旭遇到的最大问题,每个月不到2000元的工资,让这个刚来北京打拼的小伙子,几乎连租房的钱都交不起。无奈之下,陈旭只好做起了兼职,每天下班,陈旭便来到社区医院下属的卫生服务站,做起了清洁工兼夜间保安,除了能多挣几百块钱外,也暂时不用再租房子住了。

“那时候打电话回家,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做清洁工为了租房,只跟父母说干得很好,学了很多东西之类。”陈旭坦言,在最初的几年,他时常动辞职回家的念头,但是父母对自己的热望,让自己无法面对,“如果我说放弃,他们有多失望我都能想象得到,这是我最大的负担。”

“人家总是说"蜗居",仿佛"蜗居"多悲惨,可我是想要蜗居而不可得。”2008年,找了女朋友的陈旭不得不搬出卫生服务站,过上了正常的租房生活,能在北京拥有一处自己的“蜗居”,在陈旭看来还十分遥远。

“我挣钱的唯一目的,仿佛只是在给房东交贷款。”在北京打拼5年的陈旭,至今存款还停留在五位数。与附近常来看病的居民拉家常,陈旭有时也会说起自己的现状,却被不少人认为是在开玩笑。

“在很多人眼里,医生就是地位高,收入好。”然而在陈旭的眼里,自己只是一只“无壳蜗牛”——这个由台湾和香港传来的词汇,最为恰当地定义了陈旭的状态——无力购房而必须租房,积蓄的速度如蜗牛一般,不过房价的上涨速度,却如脱缰野马。

而最让陈旭无法接受的是,与他同期毕业的同学们,许多在家乡已混得有模有样,甚至有些已经成了科室的主力,不少人在家乡也已经买房,这让陈旭羡慕不已。然而与家里人讨论起来,却被父母固执地认为“老家的房不算房”。

“到了现在,我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在北京等待属于我的机会。”春节刚过,房东就上门来收房租。付三押一,交完了房租的陈旭,银行卡又一次几乎归零,“年终奖就这么交待了”。不过陈旭还在努力,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如果医院能够解决他的北京户口,他就能与女朋友一起申请限价房,也许拥有自己的“蜗居”,并不是非常遥远的事情。

“我找着工作得先还助贷”

年龄:24岁职业:程序员

对于刘翀来说,人生的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6月23日,这一天,赋闲几乎一年的他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虽然只是当上一个“IT民工”,不过处于重重压力之下的他,还是认为这一天是自己的幸运日。

“简历递了几百份,面试上百回,终于有人要我了。”2008年7月,刘翀大学毕业,学习计算机专业的他,成了“一毕业就失业”大军中的一员,然而与其他同学不同,刘翀从一出校门,就是“负债”一族。

由于家境贫寒,刘翀在大学期间曾申请国家助学贷款,几年下来,为了学费和生活费,共申请了2万块钱,虽然这笔钱没有利息,然而对于一个刚进入社会的大学生来说,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毕业后就该还钱了,却找不到工作,为了这个,我妈哭了好几回。”2007年底,刘翀与同学们就开始寻找工作,然而往往是失望而归,由于就业形势并不乐观,再加上刘翀的大学本就没有优势,刘翀几乎连面试机会都找不到。为了在北京找工作,刘翀只好蹭在留校读研的同学宿舍。

“没有工作,却处处要花钱,那滋味真难受。”面试要穿正装,刘翀只好去批发市场买便宜货;每天吃饭,刘翀就在学校办张临时饭卡。然而时间一长,刘翀就开始听到各种冷言冷语,有些同学开始对刘翀蹭在学校表示厌烦,甚至他可能会逃避还款的传闻,也传到刘翀的耳中。

“欠着钱,别人看我的眼光都是异样的,好像你时时刻刻都可能跑了一样。”学生毕业后拖欠助学贷款甚至逃跑的消息,经常见于报端,这也让刘翀倍感压力;手机过于破旧想换一个,刘翀都考虑了半天,“就怕人家指指点点,说什么欠着钱还买手机之类。”考虑再三,刘翀最后买了一个当时最便宜的手机。

在四处找寻近一年后,2009年6月23日,刘翀终于接到了一家IT公司的录用通知,今年1月,刘翀还收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笔年终奖——5000元,没有给家里买年货,连同工资攒下的钱,刘翀凑了1万块,准备先还上一半助学贷款:“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估计我就可以还上所有的钱了。”

“我不折腾对不起青春年华”

年龄:29岁职业:不定

“我是80后,我是负一代,但是我还是很快乐。”没房,没车,信用卡里常常是负数,没有固定的工作,没有男友,陈婧却觉得没有任何压力,与刘翀和陈旭相比,陈婧绝对属于活得潇洒的一族。

2004年,陈婧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大型国企从事宣传策划工作。不过活泼的陈婧,始终无法适应国企死气沉沉的气氛,干了不到一年,陈婧选择了跳槽,进入一家外企工作。

“两个同事商量辞职去西藏旅游,问我去不去,我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样的经历很难得,所以决定跟他们一起走。”身边心态活泼的同事,影响了陈婧的人生观。陈婧发现,原本为自己安排的“职业规划”,并不能让自己快乐,于是陈婧决定“跟着感觉走”,拿着工作3年的积蓄,陈婧踏上了“灵魂之旅”,一走就是大半年。

“生活的压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关键在于你怎么生活。”回到北京,陈婧与朋友一起开起了水吧,也找过几次工作,甚至把旅游的经历写成书出版过。不过享受了旅游的快乐后,陈婧有点上了瘾,短短的几年时间,国内几乎已被她走遍,常常欠费的信用卡和家中时不时地接济,成了陈婧的经济来源。“有时候觉得对不起父母,但我总有一天会报答他们的。”

“70后纠结,纠结于时代之中;90后快乐,为了幸福的生活快乐;我们80后呢,是纠结并快乐着的一代人。”陈婧表示,有些时候,还是会羡慕那些按部就班生活的同学们,看着身边的闺密结婚生子,自己也有“回归正常”的冲动:“也许等到30岁,我就老老实实地做回一个正常人,不再折腾。”

面孔“负一代”

我是80后,80后有这样一群人:我们没有很有钱的老爹,我们没有很深厚的背景,同时,我们又没有很高的工资,但我们很努力,我们很拼搏,我们有自己的理想,我们有父母要赡养,我们想要有一个幸福的未来给自己的TA,但是唯独我们没有自己的家,没有自己的房!房子,一个很熟悉又陌生的词语,它让我们的理想变得飘渺,让我们的孝心变得苍白,让我们的幸福充满缺憾!

——Mimu

我是无名小卒,我是一名毕业5年,工作了5年的大学生,毕业工作后自己还上学时候的助学贷款,再加上正常的日常开销,本以为自己攒钱,付个首付,这样买个房子,不连累家里。可是,当我首付攒够的时候,房价涨了,我没有别的希望,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一无所有,也许好多人和我面临同样的问题,我只是想好好的生活,安定的生活,但这似乎是个奢望。

——塘厦zzy

我们成长的阶段正赶上社会变革的年代,经济的快速发展,蒙蔽了人们的眼睛,让许多人误以为物质丰富就等于幸福。然而不管如何,幸福只存在于人们的内心里,我们80后应该有出淤泥而不染的精神,在拼搏中培养出成熟而又纯真的心。因为这个世界毕竟是我们的,我们终将改变它,创造它,并掌控它,我们才是自己的主人。

——真水无香

有人说80后是“失梦一代”,失去梦想,满眼现实。但是我觉得恰恰相反,80后面对的世界,正是个迅速更替的世界,我们的梦想太多,以至于无从选择。不过随着时间的变迁,80后正成为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我们正在找回我们的梦想,看看新闻里,80后不正越来越多的承担着社会的责任吗?所以不要怀疑自己,努力去做自己吧!80后才是真正的“有梦一代”!

——凤凰涅槃

编后

“负一代”

只是时代标签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笃信的时代,也是疑虑的时代;我们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正如狄更斯《双城记》开篇语中所言,80后所处的时代,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变革。变革所带来的,除了丰富的物质,还有思想的慌乱。也正因为此,每个人都背负着不同的“债”。

不过成为“负一代”,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不管是“无壳蜗牛”还是“失梦一代”,都只是80后的时代标签。随着时代的变化,这些标签终将揭去。至于要换上什么样的标签,还需要80后自己去书写,自己去创造。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thread-k7k1.html

发布时间:2017-11-25 07:39

nba太阳队主场  悲伤逆流成河电视剧  purple紫色英文怎么读  实体店苹果6分期付款  恒生银行大厦地址  职来职往大鹏  邓文迪是有多骚  唐古拉风暴dj完整版mp3  暴走萝莉杨雨珊  红盾网营业执照年检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西安慕尚装饰设计东西质量太差,各种加价,合同陷阱,拒不退首付款_80后“负一代”:不折腾对不起青春年华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慕尚空间设计确实口碑很差新乡中国参加韩国冬奥会吗_贵州习水一高速隧道因山体滑坡垮塌 已致3死1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