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老版三国志单机游戏>中国新闻

_拖鞋厂老板卖掉上海4套房做青训 夺U12全国冠军

2017-11-23 11:42

【编者按】

江苏海门,这里从来不是中国足球重镇。

7月初,在这座城市开发区一个刚刚竣工几天的足球基地里,来自西班牙、巴西、韩国、日本等三个年龄段17支国外球队参与了一项校园足球国际邀请赛。

这项比赛今年进入了第五个年头,在海门这个书香城市,一头扎进孩子堆做青训的人,实在有些传奇。

“以前是我自掏腰包请这些球队来,现在有赞助商掏钱,政府还给我们基地用。”作为东道主,李太镇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感慨道。

前几年,李太镇的头衔是当地珂缔缘拖鞋厂的老板。这两年,说起珂缔缘和李太镇,当地人都知道这是一家培养小孩踢球的俱乐部,他们会脱口而出——“李疯子”。

在《中国足球发展规划》中为我们描绘了这样的蓝图:中小学生经常参加足球运动人数超过3000万……但在足球青训和身份转变背后所付出的艰辛,只有李太镇甘苦自知。

他豪掷了一把带有赌博性质的青训尝试,他的球队走出了8位U16国少队球员……“李疯子”赌赢了吗?

为了筹钱,卖了上海四套房

在中国足坛,青训从来都是“费钱费力”的苦差。

绿城和鲁能两家俱乐部的足校青训得到公认,足校背靠俱乐部这棵大树,每年都会得到一笔预算,资金上不用发愁;

在上海,根宝足校和幸运星也出了不少人才,徐根宝、谢辉他们的名人效应加上专业领域的技能,也是一般人不具备的优势。

而在新兴足校中,恒大足球虽然硬件优良,但高学费却也令人望而却步。平均统计,最近20年时间,小孩子学球一年费用至少一万元起步。

但李太镇当初成立珂缔缘足球俱乐部,他坚持不收费的原则。“如果我收钱了,那下面的教练就会想,是不是也想办法赚点呢?这个口子不能开。”

李太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为了杜绝钱对于小孩子踢球的负面影响,他甚至在一次家长会上拍桌子说,“你们家长可以给教练送钱,但被我发现,我不开除教练,而是不给你孩子踢球。”

李太镇的执拗缘自14年前。

2002年李太镇在韩国打工,他在现场观看了中国与巴西的世界杯比赛,0比4的惨败让他食不甘味。他说自己从那时起想有一支俱乐部,一个培养孩子的俱乐部。

李太镇回国后开了个拖鞋厂,他完全靠个人的私房钱投资着珂缔缘足球俱乐部。

从2011开始招收孩子开始,自己先用拖鞋厂的收益投入,“这两年效益不行了,只能卖房,我把上海莘庄地铁站四套房子都卖了,放到现在可值老钱了啊!”

他的妻子也被“忽悠”着一起为俱乐部服务,当被问及如何说服老婆陪他一起投资青少年足球这个“无底洞”,这位东北爷们爽朗地笑了,“在我们老家(黑龙江五常),女人就是要跟着男人走。”

请教练就花了百万元

和其他青少年培训明显不同的是,李太镇从一开始就聘请外籍教练教孩子,而国内绝大多数青训机构,都是国内教练负责制。

这些年李太镇的俱乐部先后来了不少韩国、巴西教练,每年仅用于外教的花费,就超过百万元。

李太镇认为国内教练和老外还存在很明显的差距,“理念上的差距是一方面,青训是一门学问,我们这里考个资格证书,几周就毕业了,在韩国至少关在一个地方几个月才能拿证,过几年还要验证。”

李太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有的教练敬业精神也没有,孩子们下雨训练,教练打着伞站在一边,你说孩子们训练质量会好吗?国外教练这些事情不可能发生的,巴西人跪在那儿教小孩。”

李太镇的眼泪:希望有关方面能帮我一把

不收孩子学费,反而花大价钱请外教,李太镇的玩法和足球圈传统大相径庭。

当初和他一起从上海来到海门的教练阿辉说,“老板的想法有些超前,所以很多人都叫他‘疯子’。当时他和我们说,别管外界怎么说,我们就埋头苦干三年,争取打出成绩。”

2014年10月,在鲁能足校,珂缔缘俱乐部力压恒大和鲁能,拿到全国U12锦标赛冠军。这个冠军打响了珂缔缘的名声。

夺冠后的庆功宴上,海门市相关部门奖励了珂缔缘5万元现金,李太镇说,“第一次得到了政府的帮助,我很高兴。”5万元相当于小孩子一个月的伙食费,在之前近3000万元的投入前,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渐渐感到力不从心的李太镇,只能在2015年3月无奈来到了南京,找到了江苏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王伟中。

“我都哭出来了,我说自己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帮我一把,我也不忍心看到自己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成绩就是铁的现实

就在李太镇一筹莫展时,中国足球改革的春风吹到了。

2015年4月在香河基地进行的“U16国少(2002年龄段)训练营”第一期,在公布的50名集训球员中,有6名球员来自这家俱乐部,还有2名球员在候补名单中。

而海门市政府则希望把珂缔缘足球作为一张名片打造,李太镇算了一笔账——从2015年1月1日开始,海门体育局按照体校标准,补贴一人一天20元饭钱;参加全国U系列比赛,开销归体育局报销,参加校园足球比赛,费用由教育局报销。

这样满打满算,珂缔缘一年可以获得不低于100万元的补助,“算是帮我大忙了,现在开始我不用为钱发愁了。”

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李太镇就没少向有关方面求助,“找过当地体育局,回答我说只要你做出来,我们就会支持你。”

李太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可以理解体育局的思维,“这就是现实,取得不了好成绩,没有人会关注你。”

从某种意义上说,2014年的这个冠军,挽救了李太镇和他的珂缔缘足球队,“如果没有这个冠军呢,或者说是亚军?”面对澎湃新闻记者的提问,李太镇苦笑着回答说,“也许我这个队,就没有了吧。”

“靠足球养足球”行得通?

海门市政府在开发区建造了一个足球基地,将经营权交给了李太镇。

7月份开始,原本一直在海南中学住宿的孩子们可以住到基地了,生活条件大大改善:举个简单的例子,原先孩子们每天吃饭需要分批去学校外的小餐馆解决,现在,基地的食堂可以让小孩子集体用餐。

对于李太镇来说,有了基地他就可以实现自己靠足球养足球的理想了。“做足球,一味投入是长久不了的,必须要有自我造血功能。”

李太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的灵感来源于韩国庆州,“我认识庆州市长,那个城市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足球比赛。每年7、8月份有500支球队去庆州参加比赛,带动了交通、餐饮、住宿。这两个月的收入,可以达到300亿韩元(约合2.46亿人民币)。”

李太镇带着有关方面的负责人去庆州考察,同时讲述了自己经营基地的理念,“一年保证300个球队来基地训练,带过来的家长会超过3万人,我有信心做到一年盈利1000万元。”

李太镇说,“领导思路也很开阔,认同了我的想法。”

在和澎湃新闻记者的交流中,李太镇多次提到了靠足球养足球,目前,珂缔缘俱乐部下设七支单年龄段队伍,从2001年龄段到2007年,加上今年新招的几名2008年出生的小球员,总球员人数已超150人。

李太镇说他想把珂缔缘打造成为中国的拉玛西亚,“我知道青训和职业队是两回事,我的想法是18岁之前都是青训,18岁后是职业,两手都要抓,我和南通大学还有河海大学谈得差不多了,准备办一个足球专业,这样踢不了职业的孩子可以有一个出路。”

我要让看扁中国足球的人后悔

至于职业队,李太镇希望在未来8年左右的时间中,在海门打造出一支中超球队。

“我每个年龄段都有梯队,到时候多出来的球员,就可以转会离开,这样获得的转会费用,就可以养活一线队了。现在中超球队烧钱那么厉害,我没有钱可以烧,希望可以走出一条我自己的路。”

这条路,能成功吗?对于李太镇这样的“个体户”,在中国足球的资本浪潮下,他们就像一叶孤舟,与浪相斗,舍命搏击。

2015年年底,珂缔缘足球俱乐部还参加了浙江卫视某档节目。当评委问到李太镇,是什么支撑他走到今天时,李太镇的回答是:“我要让看扁中国足球的人后悔。”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system/20171116/0k6w.html

发布时间:2017-11-23 11:42

小兵张嘎演员表图片  有关于风的诗词  什么竞价广告  百鬼夜行小说  江西地图全图高清版  红花郎  短期拆借公司  河南城乡一体化示范区  精灵旅社1在线观看免费  manager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拖鞋厂老板卖掉上海4套房做青训 夺U12全国冠军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崇明steam手机客户端_广州亚运前水源地水质100%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