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深海牡蛎多少钱一盒>中国新闻

_郎酒董事长疑遭查引经销商恐慌 公转私过程遭疑

2017-11-22 22:41

郎酒陷渠道堰塞湖

库存危机下 董事长遭调查消息引经销商恐慌

众多的郎酒经销商,目前已经风声鹤唳。日前,有多名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卷入成都一起案件被有关部门协助调查的消息,已在郎酒经销商里引起了不小的恐慌。

12月25日,郎酒集团副总经理李明政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对上述消息的回应模棱两可,并没有予以否认。李明政告诉本报记者,对这个事情,他本人并不是很清楚,他(汪俊林)这个事情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在这个事情还不好说。操刀郎酒改制并将其迅速做大的汪俊林突然消失于公众视野,郎酒此前的高歌猛进是否会急刹车,成为困扰其经销商群体及业内的一大疑问。

库存危机的新压力

郎酒的经销商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压力。12月26日,有媒体消息称,近日,郎酒集团内部已传达了汪俊林被调查的信息。

记者了解到,此次汪俊林被“调查”,已经引起经销商的集体恐慌。对于早已处在严峻库存环境下的郎酒经销商们来说,汪俊林事件或许会成为推倒库存危机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渠道高库存已经成为郎酒必须面对的难题,而此前的高速增长正是其导火索。2007年郎酒销售收入才刚越过10亿门槛,到2011年就跻身“百亿阵容”,五年间,高达50%以上的年平均增速一度引发坊间热议。

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郎酒集团年产酱酒近3万吨。2012年,郎酒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与此同时,其2013年的销售目标更是直指120亿元。

然而,其百亿销售额却遭到业内质疑。一位熟知郎酒销售模式的大型白酒企业高管却透露,郎酒由于过于追求百亿销售额,迫使郎酒区域经理造成一系列压货,他们的100亿的销售额并不是指消费者买了那么多酒,而是指经销商从郎酒集团拿了100亿的货,今年以来,郎酒经销商的销售压力非常大。

事实上,面对不断暴涨的白酒行情,郎酒提出了更高业绩指标。据本报记者了解,郎酒早在2011年3月就提出,其2012年销售目标为100亿元,但2011年,郎酒就提前一年实现了100亿元的销售目标。今年年初,郎酒觉得行业还有一年的好光景,所以2012年目标定在130亿~150亿元。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郎酒开始给经销商不断施压。

华北地区的一家大型白酒经销商人士透露,郎酒给区域经理定的销售指标压力较大,区域经理不得不将这种压力向下面的经销商进行传导,他所在区域某些经销商去年底郎酒涨价前库存的红花郎甚至足够卖一年,而去年春节是压货最严重的一次,很多经销商赶在郎酒涨价前提前打款。

所谓渠道压货就是渠道花钱买断产品后还没有销售出去的部分,压货可能是因为产品销售不理想导致的产品积压,也有可能是产品销售火爆市场缺货,致使部分商家囤积货物。

此前,郎酒四川的一位经销商对媒体表示,一个县域的经销商压货量在30万或50万元已经成为常态,100万元的也不乏其人,而这样的经销商在同一个区域还有好几家,由于压货过重、竞争过激,部分经销商已经开始从处置存货转向经营了,一旦这种状况大规模发生,将导致郎酒价格体系和营销体系的崩溃。

毋庸置疑的是,此次汪俊林事件必将给本已脆弱的营销体系带来消极影响。

不久前,汪俊林也曾公开坦陈,2013年郎酒的销售目标是控量不增长,速度会降下来,销售额只求在120亿元以内,这种降低是基于市场现实考虑,同时为了腾出空间降低经销商库存,对业务人员及经销商进行规范和调整。

“郎酒的库存确实很严重,这个被调查事件对郎酒集团的不良影响肯定存在,如果汪俊林很快能交代出相关问题,应该不会对企业产生太大影响。”一位白酒行业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这几年郎酒取得的成绩,外界有目共睹,给地方经济也做出了很大贡献,再加上汪俊林只是协助调查,只要把问题交代清楚,为了稳定企业的经营,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公”转“私”过程受质疑

实际上,此次汪俊林被调查,业内还有声音称,除了因房地产被爆遭调查之外,郎酒改制的过程也一直受到外界的质疑。

故事倒回到2001年。当年1-5月,郎酒销售额下降65%,全年更是亏损1.5亿元,累计负债逾10亿元,几乎沦为川酒“六朵金花”末位。

在这种背景下,2001年10月1日,郎酒托管给宝光集团的汪俊林。2002年3月,郎酒集团因经营不善、债台高筑,以4.9亿元价格整体转让给泸州市民营企业宝光药业集团,成为川酒“六朵金花”中第一家改制企业。

2002年,郎酒从国有企业整体改制为民营企业。汪俊林本人曾感叹道,改制期间面临的阻力和困难一言难尽。

“当年宝光集团的资产并不是很雄厚,他们在收购郎酒的过程中,如果没有高层的介入很难完成。”上述白酒行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当年在收购郎酒的竞标中,出现过中粮集团和新希望集团的身影,中粮集团对于那次收购还草签过协议,后来由于没中标,中粮集团还为此非常不高兴。

据有关媒体报道,当时,郎酒的总资产是17亿多,净资产6亿多元,而宝光药业的总资产不到1亿元,年销售额仅5000万左右。

汪俊林接手郎酒之后的2002年,郎酒销售额为3亿元,困难是显而易见的。汪俊林此前却算了一笔账,当时郎酒销售收入3个亿,减去财务成本7000万元,还剩2.3亿元,再减去3000名职工一年的工资、社保、医保成本6000万元,还剩1.7亿元,再支出8000万元广告费和销售费用,一年税收上缴近1亿元,几乎就没有剩余了,而生产成本,包装采购加上设备折旧还没计算在内。

郎酒完成改制是2002年,但真正市场发力是2004、2005年。从2003年开始,郎酒开始了谋变。2003年4月,郎酒开始研制新产品;2004年推出“红花郎10年”等。

汪俊林曾对外表示,“我比较喜欢接受挑战,做好别人做不好的事情,这就是价值的体现。企业好比一个种子,如果它有病虫害,我有能力医治好,通过精心的治疗,再让它长大。”

随后,郎酒的销售额年年攀升,2005年,郎酒销售额不到5亿元;2007年郎酒销售额突破13亿元;同年,郎酒集团提出“351”工程,目标是2009年实现30亿元销量,2012年实现100亿元销量。

不过,福祸相依。就在郎酒形势一片大好的背景下,今年年初,有关郎酒商标被私有化的质疑再次被提及。

有媒体报道称,持有郎酒商标的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独资子公司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在2010年末改制成为泸州宝光集团控股73.8%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这导致价值超过百亿的郎酒商标权由国资持有变为私营控股企业持有,而其间接控制人正是汪俊林。

此外,业内还有传言称,当年汪俊林临危受命改组郎酒时,政府曾与他有补充协议,约定当郎酒集团销售额达到30亿之后,每增加10亿,郎酒的商标所有权就给汪10%,作为奖励。照此计算,只要郎酒的销售额达到120亿时,商标所有权就全部归汪俊林了。

一时间,随着汪俊林卷入“被调查”传闻,当年郎酒改制往事又被蒙上层层迷雾,更加扑朔迷离。对此,本报将继续追踪报道。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shehui/20171116/content-6ayen1.html

发布时间:2017-11-22 22:41

中药大全  孕妇睡觉的错误姿势图  ie7升级ie8  美驱逐舰与菲律宾货轮  苹果手表能打电话吗  autocad2007自学教程  谷德网幼儿园设计  2008台风  印度校车货车相撞  上海邦德学院女生多吗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郎酒董事长疑遭查引经销商恐慌 公转私过程遭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巴南应用宝开心消消乐下载_惠普官方网上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