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慈溪市国税局领导班子>中国新闻

_重估增长曲线

2017-11-22 13:14

股市、贸易和生产数字之外,经济学家们现在应该特别注意的指标是中国消费

文 刘建辉

几乎一夜之间,原本对中国经济增长极度乐观的各大投资银行忽然变得谨小慎微起来。7月初,高盛将2010年中国GDP增长率的预测从三个月前的11.4%下调至10.1%,这是过去十七个月以来,高盛首次下调对中国经济的预期。与高盛同时,中金公司、渣打银行、巴黎银行、瑞士信贷等金融机构均下调了对中国经济的增长率预测。

所有的担忧之情迅速反应到了中国A股市场:在七月的第一个星期,上证综合指数几近跌穿2300点。更多的数据似乎也证实了这种猜测:根据中国汽车协会公布的最新数字,6月中国乘用车销量较前月下降0.04%,之前的一个月则下降了6%;在政策调控的重点领域房地产行业,新房和二手房销售下降的情况至今没有回升迹象;而反映企业生产活动活跃程度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出现了连续三个月的下滑。

反转发生的实在太快—仅仅在六个月之前,分析人士们还在为抑制中国经济增长过快进言献策。如今,紧缩的宏观调控政策以及充满不确定性的外部环境为下半年的经济形势狠狠踩下了一脚急刹车。

今年年初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已经三次上调了存款准备金率供给150个基点,流动性受到抑制的直接后果就是对国内投资带来下行压力。在国泰君安证券总经济师李迅雷看来,如果未来几个月交易量继续走低,那么房地产开发投资可能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而目前的中国经济体系中,大概有50多个行业都跟房地产市场有关联,房地产行业投资的减速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不言而喻。除了政府重拳出击的房地产行业,信贷控制对地方融资平台以及对高污染、高耗能企业贷款投资产生了较大影响。

与此同时,自去年底开始爆发的欧洲债务危机对未来中国出口的阴影正日益扩散。中金公司宏观经济分析师邢自强指出,尽管出现主权债务危机的希腊等欧洲5 国占我国出口仅 3.5%,但整个欧盟仍然是中国出口的最大目的地。而在实体经济之外,欧洲货币和信贷市场条件的恶化很可能使得国外进口商难以取得贸易融资,这对出口的影响会更大。“三季度的日子比较难过,”李迅雷指出,GDP的增速降低,通胀水平在上升,“给人一种滞涨的感觉。”

然而颇为出人意料的是,尽管经济学家们对前景忧心忡忡,但诸多迹象却仍然显示:如今的情形同以往的数次经济下滑截然不同。

 利好

如果到北京西单的几个大商场转一转,你甚至会怀疑“中国经济增长将放缓”的推断是否站得住脚—即使在40度的高温天气中,熙熙攘攘的购物人群仍然乐于在此寻找自己中意的产品。据仲量联行监测,二季度北京又有两家大型购物中心开业,其中朝阳大悦城的预租率高达90%—这几乎是在经济繁荣时期一个购物中心能够取得的最好成绩。许多国内外著名品牌争相进驻北京,二季度北京优质购物中心首层平均租金环比增长5%。“中国消费者旺盛的购买力是商铺市场火爆的主要原因。”仲量联行北京研究部主管覃晓梅对《环球企业家》表示,商家普遍看好中国消费市场的增长潜力。

事实上,除了认为投资将会减速外,各大机构对于消费仍持相当乐观的态度。在高盛的预测中,个人消费和政府消费都维持了原来的水平,多数机构维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率在18%左右的预测—这一水平比在政策刺激下2009年实现的同比增长15.5%的水平还要高。即使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经调整后的实际增长率仍与去年不相上下。

长期以来,“消费不足”一直让中国经济饱受诟病。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庆认为,这一判断夸大了事实。“中国的个人消费,尤其是对服务的消费被严重低估了。”王庆表示,中国计划经济时期遗留下来的统计方法注重对实物的统计,对于服务消费的统计常常有遗漏。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在2005年,中国第一次经济普查后向上修正了2004年的GDP增长率16.8%,其中90%来自于服务业的统计遗漏。而7月2日,国家统计局再次向上修正了2009年的经济增长率,其中服务业的增速上调了0.4个百分点。

如今,工资水平的上涨对消费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根据渣打银行的一项主要针对低技术工人的调查,除去年之外,自 2003 年开始,制造业工人实际工资每年上涨5%至10%,今年的工资涨幅更是高于往年的平均数字。此外,社会保障网的逐步健全将有利于释放消费的潜力。今年以来医疗改革推进的速度明显加快,保障性住房的建设也成为了对地方官员政绩考核的一项标准。

紧缩性宏观调控的大背景下,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政策的延续使消费仍然受到鼓励。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在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表示,即使不考虑短期刺激因素,消费的增长仍存在中长期因素的支撑,一是农村的消费观念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城市的生活方式正在农村被复制;二是中国五六十年代的婴儿潮导致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人多达2.2亿,他们目前正处于婚配阶段,属于消费高增长阶段。

此外,紧缩性宏观调控的另一成果便是民间投资的增速。国务院2010年5月13日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准入的行业和领域。随后的6月初,国家石油战略储备库招标落定,6家民企获准介入石油战略储备,这是民营企业首次进入我国国家石油储备体系。

在李迅雷看来,投资的适当放缓、消费的快速增长以及出口的恢复“恰恰反映出中国经济健康的结构性调整”。在4万亿元刺激计划的副作用逐渐显现之后,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将经济纳入更加可持续扩张的轨道。

不过,在一些分析师看来,紧缩的宏观政策已有矫枉过正的嫌疑。接受《环球企业家》记者采访的多位分析师均表示,“政策转向”可能会是四季度宏观调控的一个基调。高盛最近的研究报告指出,从 8 月份起的3个月中,经济增长放缓的迹象应足以令政府改变政策立场,其中,基建投资与保障性住房项目可能成为需求的主要推动力。

归根结底,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依旧是个老问题:经济高速增长所带来的平衡难题。当然,对中国经济持有坚定信心者仍不缺乏。

“我们已经听到过很多次有关中国经济崩盘的预测了,但没有一次应验。”汇丰银行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简世勋说。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roll/20171116/mhdmk.html

发布时间:2017-11-22 13:14

几月怀孕生男生女表  台湾爱玉冰怎么做  对勾函数  普洱茶饼  ipodtouch6玩王者荣耀  番禺天气    奥沙利文采访梁文博  女尊np  t3与t4有什么区别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重估增长曲线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白银孕妇须知_PSY:想和朝鲜人民一起跳骑马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