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盛行风向判断>中国新闻

_葛剑雄:中国的问题须多问社会 不要仅仅问文化

2017-11-23 11:25
葛剑雄

葛剑雄 中国著名历史地理学者,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

中国的教育问题,还是教育的中国问题,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国的教育问题”是发生在中国的,单纯是教育方面的问题;但“教育的中国问题”,就不单纯是教育的问题,而是在中国有关教育的各种问题。

“钱学森之问”不是问大学而是问社会

中国现在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在全国各地的媒体和我们日常言谈中,教育是最容易受到批评的。这就出现了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大家都在讲素质教育,但另一方面又觉得素质教育行不通。一方面减负讲了多少年,甚至教育部也发了文,但是负减得了吗?

2009年,上海参加了每三年一次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PISA ),结果排名全球第一,引起了很多国家的震惊。这个测试不是上海自己搞的,是人家派人到上海来,而且测试的对象包括最差的学校,是一个全面的测试。我们一直在赞扬人家的教育怎么好,但奥巴马在美国说中国的教育搞得好,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差?为什么我们培养的人在国内发挥不了作用,但到了外面有的很快就发展起来了?

杨振宁、李政道在西南联大读到本科,得诺贝尔奖主要归功于在美国受的教育。同样在我们这里打好了基础,为什么在研究生阶段、工作期间得不了诺贝尔奖呢?这也要问大学吗?我不是为大学推卸责任,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大学问题。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是所谓的“钱学森之问”。“钱学森之问”不是问大学,而是问社会,我想钱学森本人心里也很明白。他是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的,但一生基本上没讲过交大的好话。他很幸运,当初中美关系非常好,所以他可以进入美国最尖端的军用部门,如果是1950年代的麦卡锡时代能进吗?根本不可能。回国之后,国家也为他创造了最好的条件。“三年灾害”、“文化大革命”期间,他的生活都得到了保证,同时跟他回来的国家功臣,有人就被红卫兵、造反派活活打死,有的就被剥夺了工作权利。教育再好,需要社会提供学生发展的空间。中国的问题,更多是要问社会,而不要仅仅问大学。

教育出路应合理分流

有人说现在高考一考定终身,要多考几次才公平。大学四六级英语可以不断地考下去,但是好不好呢?也不好。有没有好好做过一个调查,比如说每年高考究竟多少人是正常发挥、多少人是失常发挥呢?永远都会有人认为自己没有正常发挥,比如你说考5次,他说为什么不能考6次,我前5次都没有发挥好。任何制度都有弊病,考试总是有局限性的,这个问题不在考试本身。从客观标准来看,我们应该改善考试方法,但是能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自我感觉是正常发挥呢?最关键的问题不在具体方法上,如果这个压力本身能够通过理性的分流来解决,那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如果社会本身是健全的,高考指挥棒你可以不听。你不受高考的影响总可以吧,比尔·盖茨当初辍学自己创业,请问如果你们的孩子放弃上大学要创业,你会支持吗?如果家长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学生,指挥棒就起不了什么作用。现在东西部差距、城乡差距非常大,社会不解决,难道靠高考就可以解决吗?直接解决社会公正不是靠学校、教育,也不是靠观念,而要靠政府。

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20年大学的毛入学率应该是30%,根据十二五规划是30%多。也就是说,到2020年,理论上会有30%-35%的学生能够进入大学,其他人就是非大学、工作或失业。如果这60%多没有出路,或者说跟那30%多差异很大,会出现什么情况?美国、德国也不是人人都上大学,问题是在上大学之前,剩下的这一部分人各得其所,当然他们的大学就不会有太大的压力。美国的义务制教育结束后,有些孩子不想念书,就直接工作了,有的人想进工厂,有的人自由职业。还有一部分上学的,那也不是人人都上常青藤高校,有些就知道自己的能力只有一点,或者认为读书太苦,上一下大学然后就去工作了,总而言之不太像我们,不管自己本人能力、家庭条件,都一定要上大学、上名校。

现在因为其他途径的出路越来越窄,就只有靠上大学了。农村孩子只有上了大学才有可能成为城里人,才有可能有体面的职业。否则他永远只是农民工,即使在城里工作很多年,他们还是不行,很可能他的孩子将来还是农民工。

城里的孩子千方百计也要上大学,因为现在做什么都讲学历。前年我们图书馆要招古籍修补人员,人事处说要本科毕业,我说要本科干什么,中专就可以了,后来我让步说大专。修补古籍难道博士修得就好吗?很多以前没有文化的,修补得也很好,现在希望他有一点文化,专科就够了嘛。现在没有大学文凭,寸步难行。我们图书馆一个干得很好的小伙子,就因为没有大学文凭不能转正。

现在如果一个人要改变自己的境遇,唯一的出路就是上大学。大学一多,就必须要名校,于是现在招工就看211、985大学。宪法规定了每个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是简单把教育当作一个权利,而是将教育作为一种个人的出路,但这个出路又是有限的,到2020年也就只有30%多。如果这个社会的青年都已经合理分流了,最后剩下的30%多准备上大学,而他们又很明确自己是要上应用型大学还是要继续研究等等,这样继续地分流,大学就没有压力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就可以实行各种考试的方法,可以自主招生,也可以全国统一招生,否则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解决青年的出路问题,不是大学的事情,而是政府、社会的事。社会解决好这个大的前提,使青年人能够在不同的阶段找到不同的出路,才能够保证各级学校是良性竞争,也能保证各种人才得到发挥,也能够使学校、老师尽心尽责让孩子成才。一味将社会的责任推到学校,这对政府来说是不负责任,对舆论来说是误导,对家长来说加重了不必要的负担,对孩子来说扼杀了个性,迫使他们走这样一条独木桥。我认为这才是中国教育的实质问题。

社会不能过度干涉教育

教学是一个人对人的艺术,是因人而异、因校而异的。世界的一些名校,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规矩,社会用不着去干涉,学校如果什么都被社会干涉,那这个学校是办不好的。现在我们校长规定学生不许带手机,马上报纸就要讨论,只要家长、学生签字同意,不违反法律和国家规定的教育方针学校就可以做,形成自己的传统。

韩国到现在为止,还允许老师体罚学生,一般是打到初中,高中就不打了。日本规定,幼儿园、小学、初中,哪怕是冬天,女孩子一律穿短裙,男孩子穿短裤。到高中,才可以穿长裙、长裤。我看小孩子的小腿都冻得发紫,规规矩矩还在那里,这些都是有规定的。

现在有人说研究生招生面试不公平,但不是由老师说了算,难道你说了算?如果这个学生我觉得不需要,怎么能够带好?如果你不相信我,送孩子到我这干什么?现在片面要求社会公正一定要由教育来体现,根本不尊重教学的规律,让教育承担不应该承担的任务,那么中国的教育是办不好的。

近年来,又加上了一些民粹化的成分。特别是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更起了误导的作用。比如说不能让一个农村孩子因为家庭困难而上不了大学。我认为应该跟大家讲清楚,现在大学还不是义务制教育,不是免费的,所以农村孩子如果家庭经济困难可以考虑先工作,今后有条件再上学,或者你的表现特别好,争取拿到奖学金,还可以劝他选择上免费的,或者是少交学费的,比如师范。

一度很多人批评大学圈地借钱,圈地其实是地方政府利用大学达到它的目的,名义上给大学圈地,趁机旁边留一块建房子。复旦大学现在有一个江湾校区,近3000亩用地,原来是飞机场,现在报废了,地方政府一定要给复旦,果然不久我就看到房地产兴起了,打的广告就是“与名校为邻、与书香结伴”,这里的房价就带动起来了。借钱则是有领导出的主意,说银行那么多钱贷不出去,贷给大学,这是优质资产,大学借了钱就搞建设,招生之后收学费还钱,这是赖不掉的,实在不行政府会帮助他们埋单。当时报纸上骂吉林大学负债40亿,我就写了一篇评论说请政府派人查一下,这中间有没有贪污腐败、渎职和挥霍浪费,有的话就要处理。如果这些都没有的话,这就是为政府分担困难,那政府不埋单谁埋单?等到真借了钱招生之后,大家骂学费交不起,所以就限制学费,钱就还不了了。大学如果想圈地借钱,地方政府、国有银行不同意怎么可能呢?怎么都变成了大学的事情了呢?

再比如学术腐败。所谓的学术腐败是利用权力、金钱、社会地位去谋取自己的学术成果、学术地位和学术声誉。今天研究生抄袭别人的文章,老师为了职称将别人的文章改一改,其实都不是学术腐败。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被抓后我写过一篇文章,王益原来是北京大学历史系硕士,他做了国家证监会副主任后,在两年之内拿到西南财经大学的经济学博士。人在北京,学位在西南,从历史学转为经济学,而且比一般人快两年。他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能量呢?这才叫学术腐败!多少高官都是异地拿学位,而且有的根本就跟自己的专业没有关系。刚才说的教师、学生的行为是学术不端,也是应该纠正的,但是这跟利用职权谋私还是有区别的,而且应该明白中间有一部分还是制度造成的。现在规定硕士生一定要发表多少文章,而且必须是在核心刊物,甚至是权威刊物上发表。中国有多少核心刊物、权威刊物,全部给硕士生发表都不够,何况还有老师要发表文章评职称。这样的情况,根子是在学校吗?光靠学校是解决不了的。

义务教育需“在同一条起跑线”

学校的公正首先要靠政府,义务制教育是强制的。孩子到了规定的年龄,家长或者监护人就必须要送孩子上学,在美国,如果孩子不上学是要申请的。对政府也是强制的,政府必须要保证孩子有这样的机会,比如说这个孩子家离学校很远,那么就要提供交通工具或者住宿。

教育部早就宣布普九了,我说应该公布国家义务教育最低标准,多少孩子要配一个教师,餐厅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像美国、日本,穷乡僻壤的学校和城市的没有多大的差别,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但是基本设施都是有的。

我们说要办世界一流大学,这不能是梦想,但是如果说要办成世界一流的义务制教育,绝对可以做到。如果我们的义务制教育是一流的,那么绝大多数家庭就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今后能不能上大学就靠你自己了。

任何大学对国民素质的提高,基础第一是家庭,根据我个人的体会,很多规矩、规范,涉及到信仰的某种行为,最关键的是从小的灌输,习惯成自然。到了大学甚至是高中就根本来不及了。现在很多家庭教育,为什么出现那么多的问题,根子就是他们的父母甚至是祖父母就从小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将一些全人类都普遍认为的美德当作工具和手段。

第二就是小学或者学前教学。义务教育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就能纠正家庭教育的一些问题。现在强调不输在起跑线上,不是将责任交给每一个家庭,因为家庭做不到,但是至少进入学校,孩子们要在同一起跑线上。输在起跑线上,往往就在义务制教育阶段,所以大家拼命地往名校挤。国家要做的最基本的事情,不是创造一个一个所谓的教育奇迹,我很奇怪有些领导为什么要跑到名校去,为什么不能去一般的学校,或者是比较贫苦的学校去看看?难道还要花更多的钱制造一个远远脱离中国实际的超级学校吗?如果一个国家不从基础教育开始,不是通过政府做到教育资源的相对均衡,不是使孩子从小就得到良好的教育,那么今后我们怎么保证这个国家稳定的发展?

这些不是中国的教育问题,而是教育的中国问题,面对这样的情况,教育不能推卸自己的责任,但是如果不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政府不全面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单独要求中国的教育办好是不可能的。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readnews/7ijlcy.html

发布时间:2017-11-23 11:25

点读机  王者荣耀杨玉环  微粒贷怎么开通  拼贴城市  [韩剧]《浪漫满屋2》  万象物流网点分布  强奸岳母  席娟小说全集  曹丕  居锦斌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葛剑雄:中国的问题须多问社会 不要仅仅问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倾世狂妃废物三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