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中秋节放假几天>中国新闻

_三十岁“剩女”急嫁被骗182次 遇情敌搅局(图)

2017-11-20 23:02

骗来的钱越来越多,杨丽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她的罪恶感也在不断累积。

杨丽彻底醒悟了,她跳出了报复的圈子,明白了自己对邹文的伤害有多么深。

她的男友,4年来只和她见过一面;为了男友,她和家人大吵大闹;她不知道,在虚拟男友的背后却站着她真实的情敌。

“剩女”急嫁:182次被骗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宁愿受伤害的是我。”这是因涉嫌诈骗被郑州市管城区检察院批捕的犯罪嫌疑人杨丽的心声。她说:“我多么希望上天能够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让我弥补我所犯下的错。他们是不会原谅我的,我应该明白。”

 A “剩女”急嫁 遭遇情敌

邹文大专毕业,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生活非常稳定,唯一让她不安的是,姐姐出嫁了,弟弟也结婚了,唯独她还是孤家寡人,她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城市中的“剩女”。

在家人的催促下,2005年9月,三十岁的她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张晓龙。或许是年龄的压力,邹文对张晓龙感觉很好,一心将他作为结婚的对象,无奈张晓龙却总是不冷不热的。两个月后,邹文突然接到一个女孩打来的电话:“我叫杨丽,不知晓龙给你提过没有?我们已经谈了4年恋爱。前段时间我出去工作了。现在我怀孕了,孩子是张晓龙的。你有时间的话,咱俩谈谈吧。”邹文一听,就坐不住了,马上与杨丽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两人按照约定来到了街心公园。不等邹文开口,杨丽就亮明了自己的想法:“我跟张晓龙本来就不是真的分手,既然现在又怀了他的孩子,我们肯定要结婚,你退出吧。”

“但晓龙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以前有女朋友。凭什么你说两句话我就要和他分手。”邹文也不示弱。

“你既然这样说,那就让张晓龙来选择吧。”杨丽说着便拨通了张晓龙的电话。

有些不安的张晓龙来到现场,或许与杨丽的分手确实只因一时的别扭,四年的感情基础使他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选择了杨丽。

邹文回到家中,脑海中全是张晓龙与杨丽牵手离开的样子,她思前想后,一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就这样轻而易举被杨丽搅黄了,有些不甘心;二是觉得自己被两人当成了感情博弈的筹码,自己仿佛就是张晓龙对杨丽爱情的试金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渐渐地一个不理智的夺夫计划在脑中成形。

她打电话给杨丽:“我不能跟张晓龙分手,因为我也怀孕了,我还比你大几岁,结婚也应该是我和张晓龙结婚。”

为了证实邹文的话,杨丽竟邀请邹文到张晓龙家和他们一起生活。就这样,三个怀着不同心思的人住到了同一屋檐下,甚至睡到了一张床上。

纸终究包不住火,没过几天,邹文的谎言就被揭穿了。为了让邹文尽快离开,杨丽敷衍说要给她介绍个朋友。如果这时的邹文有先知先觉的话,她一定逃开这两个人,逃得远远的。但是这时的邹文一无所知,她已经为自己的未来埋下了祸根。

 B 以敌为友 假戏真做

随着年龄的增长,周围的同学朋友都已经成家,邹文的朋友圈子变得越来越小。孤独的邹文,与情敌杨丽相识后,不仅没有成为“敌人”,反而因为这段孽缘,将她当成了自己无话不谈的朋友。

而杨丽为了随时掌握邹文的思想动向,防止她与张晓龙死灰复燃,也就乐得充当起邹文的爱情导师。尽管邹文三天两头给杨丽打电话,询问介绍对象的事,可这时的杨丽忙于结婚,并无心为邹文当红娘。

2006年初,杨丽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医生建议她到北京进行检查,但将近6万元的巨额检查费,却让杨丽犯了难。她和张晓龙的家境都不算富裕,两人刚刚结婚几乎没有什么积蓄,到哪去找这笔钱呢?

在亲戚朋友那里碰了几个钉子后,杨丽忽然想到了邹文,虽然觉得邹文借给自己钱的可能性极小,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思想拨通了电话,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刚一开口,邹文就一口答应下来。

邹文虽然比杨丽大几岁,但她一毕业就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单位工作,与社会接触较少,思想很单纯。此时的她,完全把杨丽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更何况这个朋友还将是她的红娘,维系着自己一生的幸福。所以,邹文一听到杨丽身体有问题需要检查费时,下决心一定要帮她一把。

邹文自己的积蓄只有1万块钱,她又向舅舅借了5万块钱,如数将这笔钱打进了杨丽的银行卡中,并安慰她好好治病,不要多想。

拿到钱后,杨丽并没有马上到北京体检,而是在郑州进行了治疗,一段时间后,她慢慢痊愈了。2006年的5月,因为舅舅催着还款,邹文没有办法,让杨丽给自己打了一张5万元的借条交给舅舅。而这笔钱,康复后的杨丽用它给自己买了辆夏利车。

这期间,邹文经常与杨丽联系,一方面询问她的病情,另一方面催问介绍对象的事。邹文的慷慨,并没有得到杨丽的好感和理解;而邹文的急切,反而让她看到了一条来钱的路,她决定给邹文介绍对象,而且要让邹文满意。

 C 大变活人 深信不疑

2006年6月,杨丽告诉邹文,要把自己的表哥介绍给她。表哥名叫尹建军,是个军人,营职干部,在部队从事保密工作,身高1.7米左右。这正是邹文心目中的理想伴侣。

一直有军人情结的邹文对杨丽牵的这根红线非常满意,追问什么时候可以见面。她不知道,这个理想的对象,实际上是子虚乌有的。而杨丽对邹文这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只能搪塞说表哥工作特别忙,部队纪律非常严格,只有等他休探亲假时才能见面。邹文一听此言,又缠着要电话号码,要和尹建军先说上话。

如果说杨丽构思了“尹建军”计划,那邹文则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有力的践行者,推动这个计划一步步变为现实。几天后,杨丽给了邹文尹建军的电话号码,但当邹文拨通电话后,电话却被对方挂断了,一会儿一条信息传来:“我正开会,有事短信联系”。就是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在邹文与尹建军交往的4年中,她竟从未听到尹建军的声音,他们交流的唯一方式就是短信。

而尹建军发给她的短信,经常是求救信息。案发时还存在邹文手机中的信息有这样几条:

“帮我再凑两千吧,上次用刘的五千七,他告到俺军长那了。别人的一共三万,俺爸去想办法。”

“我身上还有点,你明天上午给我存八百吧,我大概九点多用。”

“乖,俺政委那钱我用不了了,你还得帮我凑两千,我快急死了,这边让我十二点必须交钱。”

“五千,我还差五千,我急死了,这政委是自己人,把事压下来了,我也愁,知道你那也很难。”

“刚从大堤回来,我给你发短信,还有个事,俺妈说见面那天在家吃饭,不在外边,你给家里说一声,再者,你发工资能给我一千五不能,我昨天借了士兵的钱急用。”

“有个棘手的事儿,一两句说不清楚,大概得一千,你妈那儿放心,见面我妈会解释的,到时不会有啥事的”

“老婆,你能给我一千块不能,现在就要。”

“我爸给我转了一部分钱,我自己又凑了八千给了他,一共是两万,我不想让你为难,才说一万也行的。”

……这些短信,虽然目的都是钱,但却说得有情有义,不但能让邹文感受到“他”的爱,“他”无微不至的体贴,而且还能感受到“他”在谋划着两人美好的未来,甚至言语中还可以读出一个男人在自己信任的女人面前小小的耍赖和撒娇。正是这种种,触动了邹文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完全俘虏了她的感情,将她的智商基本上降到了“零”。

邹文给尹建军的汇款,从2006年的6月直至2010年的6月,竟然多达182次之多。特别是在2008年3月,邹文给尹建军汇了17次款,数额达4.59万元,其中甚至有一天汇两次款的情况。因为尹建军在短信中告诉邹文,自己是军人,不方便以个人名义开设银行卡,所以用了表妹杨丽的银行卡,邹文的汇款想当然地全部汇入了杨丽的卡中。同时尹建军告诉邹文,自己从事的是保密工作,不能轻易离开部队,所以他们联系了3年多的时间,邹文愣是没见过尹建军一面。

邹文的家人见邹文天天忙着为男朋友汇钱,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神秘的军人,提出邹文年纪不小了,双方家长见见面,商量着将他们的婚事办了。邹文将家人的意思转告杨丽,催促尹建军尽快休假。

D 悔恨终身 黯然神伤

杨丽开始变身为尹建军的时候,一是想骗邹文的钱,二是恨邹文与自己、张晓龙三人同居一室生活了十几天。当她收到邹文汇给尹建军的第一笔钱后,一时不知如何处理,但最终报复的念头占了上风,干脆什么也不想请朋友出去玩、吃饭、租车开、买高档衣服,很快挥霍一空。钱花完后,有那么一段时间杨丽有些后悔,也有些害怕,她想把事实真相告诉邹文,但又担心张晓龙知道这一切后,与自己分手,所以干脆保持沉默。

轻而易举就得到的物质享受,使她像吸毒一样上了瘾,杨丽忍不住一次次向邹文发出要钱的短信,当一笔笔汇款纷至沓来时,她也会偶尔泛起一丝不安和愧疚。特别是看到邹文为了尹建军和家人大吵大闹,邹文一天天消瘦下去,邹文坚定地站在她这一边,替她将说漏的话圆回来的时候,杨丽就会下决心一段时间不以尹建军的名义与邹文联系,希望借此淡化邹文对尹建军的感情,有时她甚至直接打电话警告邹文:“我哥再找你借钱,你可千万别借给他。”但这一切,很快就被她对金钱的欲望淹没了。

每当邹文要求与尹建军见面时,杨丽虽然通过短信用种种理由进行搪塞,但时间的推移使这些理由越来越苍白。最后当邹文的家人发出最后通牒时,杨丽没有办法,2009年4月,她找了一个不知情的朋友,充当尹建军到邹文家中走了一趟。就是这一面,好像稳住了邹文的心。从那以后,她又开始安心与尹建军短信来往,按照尹建军的要求寄去数额不等的钱。

骗来的钱越来越多,杨丽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她的罪恶感也在不断累积。特别是女儿一天天长大了,看看年迈的父母,以及为了家庭辛苦工作的丈夫,她不知道哪一天那恢恢天网会从天而降,隔开这一切。她越来越害怕,特别是邹文的姐姐给她打电话,提及邹文已经向她不同的银行卡汇款30万元之多时,堆积的恐惧终于压垮了杨丽的神经,她突然感到,该结束了,自己该面对了。

2010年7月11日,她来到邹文家中,当着邹文全家的面,坦白了一切。

直到此刻,杨丽彻底醒悟了,她跳出了报复的圈子,明白了自己对邹文的伤害有多么深,对家人的伤害有多么大,特别是对只有三岁的女儿,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孩子解释。事情的严重后果,杨丽这时都回过味来,她在交代自己的罪行时,更多的是表达自己的悔恨和歉意。

而邹文听到这些时,也不禁傻了。好像在这一刻,她才发现了杨丽之前的种种漏洞。为什么尹建军没有在电话中和她说过一句话?为什么尹建军一个营职干部却天天借钱?为什么尹建军4年来只和她见了一面?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的为什么自己从来就没有多想想?一切都晚了,现在她需要去面对一个自己最不愿面对的结局,四年过去了,自己不仅空长了几岁,没有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而且花光了积蓄,背上了巨额的债务。这不仅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更是邹文的一场人生劫难。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post-dms75.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23:02

李鸿章  赵丽颖身高  喜力啤酒  非诚蔡佳明后两段视频  马英九的书法  魔法科高校会长本子  19天网络剧  小熊维尼与跳跳虎配音  超级修真保镖 - 百度  农商银行微小贷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三十岁“剩女”急嫁被骗182次 遇情敌搅局(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鹤壁胃胀气吃什么药_《摩尔庄园冰世纪》8月公映 改编自热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