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李依晓>中国新闻

_一次有中国特色的利率试验:渣打房贷加息记

2017-11-20 23:18

在一个尚未完全放开管制的市场上,利率如何市场化?渣打银行的房贷加息事件,提供了一个充满中国特色的样本。

外币贷款的幸福与烦恼

2月份,吴玉不停地往渣打银行跑,因为外币贷款带来的幸福突然变成了烦恼她的房贷按揭利率突然上涨了一倍多,2011年是3.1%,2012年要变成7.5%。

在2011年11月份之前,以美元计价的外币房贷给她带来的是“幸福时光”。

缺钱的渣打银行大幅调高贷款利率,却遭遇了组团“上访”。 (CFP/图)

缺钱的渣打银行大幅调高贷款利率,却遭遇了组团“上访”。 (CFP/图)

2010年初,吴玉夫妇看中了深圳一套总价约300万的房子。新加坡籍丈夫符合申请外币贷款的条件,他们选择“到外资行贷外币”。

从2002年3月起,外币贷款就已经实现了利率市场化。也就是说,贷款利率的高低完全由商业银行与客户协商而定,相互可以讨价还价。

经过比较,他们选择了渣打银行该行的基准利率是3.25%,给予他们优惠后的利率是2.6%。在所有的外资行中,这是她找到的最低的利率水平,“而且渣打的声誉也好”。

凑巧的是,吴玉的姐姐也在那个时候买了一套总价差不多的房子。姐妹俩各自的贷款总额、期限、还款方式都一样,不同的就是贷款的币种和利率水平。

吴玉夫妇贷款30万美元,按当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1:6.8折算,约为204万元人民币月供是1600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09万元。而吴玉的姐姐贷款200万元人民币,月供1.33万元按人民币来算,吴玉的贷款总额多出4万,但每个月却少供2400元。

产生这种“倒挂”的原因在于,人民币按揭贷款必须在人民银行所规定的贷款利率的优惠范围内打了8.5折后,吴玉姐姐的年利率是5.05%,比吴玉的2.6%几乎高出一倍。“当时我姐姐开玩笑说,嫁个老外当老公,好处就是还房贷便宜。”吴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时她以为外资行会一直都具有这种“保持低利率”的优势。

从2010年4月开始,国家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其后人民银行两次加息。同时,拥有加息“自主权”的渣打银行对吴玉2011年的房贷也加了0.5%的利息,年利率为3.1%。

然而,人民币的不断升值,延续着吴玉的美好时光。到了2011年末,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到1∶6.3的水平,这意味着吴玉的房贷月供折合成人民币约1.06万元,反而比加息前还少。

但“幸福时光”在2011年11月戛然而止。

当年9月下旬,渣打银行向吴玉夫妇发出通知,从当年11月起,其按揭房贷利率已上调至7.5%。

而忙于工作的吴玉夫妇直到12月中旬才反应过来:他们的房贷月供从不到1700美元,飙升到约2300美元,相当于1.45万人民币。而她的姐姐,经过了人民银行2011年的三次加息后,房贷月供是1.43万元。

过完年,吴玉开始一次次找渣打“理论”。

组团“砍价”

更多的人,正在结盟抗议,甚至组团上访。

从9月下旬渣打中国发出加息通知起,就陆续有人在微博、博客上组团抗议。

这些渣打客户们相互交流信息,尤其是各自“被加息”后的最新利率水平例如,有从2.6%加到6.1%,从3.15%加到6.5%的,也有从4.5%加到8%,甚至最高加到9%的。基本上加息的幅度都在90%以上。

之所以出现各种不同的利率,渣打中国称“每个客人所适用的实际利率根据客户的具体情况、信用状况以及与银行的整体关系来确定,不同客户之间存在差异”,即会依据其所制定的基准利率作各自调整。

11月6日,一个由33人组成的“渣打按揭苦主团”公开表示,联名写信给渣打中国相关负责人、中国银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抗议此次大幅提高按揭贷款利率。

这场颇具声势的抗议行动很快见效。其中一位“团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他们有相当部分人的按揭利率“砍价”调整为4.5%—4.7%。

这鼓舞了其他抗议加息的“后来者”。12月22日,一个“渣打按揭维权团”到上海银监局上访,其中一位团友称“得到了监管部门领导的热情接待”。

“我们还接触到了渣打中国的高层。”一位在上海的“维权团”成员表示,正是监管机构的介入,使得渣打后来提高了派出的接待人员级别。

至于这些“抗争”的结果,当南方周末记者逐一向他们核实时,大部分成员以“承诺保密”和“还要继续谈判”为由沉默以对。

利率定价的中国难题

虽然外币贷款已经实现了利率市场化,但在金融管制尚未完全放开的中国市场上,如何在合同中约定定价标准,却颇有争议。

“究竟是以何标准来定价?”这成了大多数房贷客户的质疑焦点。他们认为银行是“店大欺客”,合同中存在“霸王条款”:贷款合同规定银行可以“随时单方面”调整贷款利率,而调整利率的标准和条件不透明。

“我们咨询过律师,应当以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或者香港银行同行业拆借利率(HIBOR)作为外币贷款的基础利率。”吴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目前,6个月美元的LIBOR利率在0.6%水平上下浮动。

而渣打中国对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回复称:渣打中国作为一家在中国本地注册的法人银行,其运营服从中国监管部门的监管和指导,其资金成本受制于国内外币资金拆借市场的供求况。“相较于其他市场,尤其是香港地区市场,渣打中国无法直接挂钩海外市场资金拆借水平(比如美联储基准利率,伦敦同业市场隔夜拆息LIBOR等)作为利率调整的标准。”

从渣打的说法看来,大幅加息的原因是缺钱“外币住房抵押贷款利率是由外币资金在国内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的。”国内货币政策、市场信贷以及人民币汇率的变动,都会引起国内市场外币资金成本的变化,从而影响外币住房抵押贷款利率。

从2010年6月份起,人民币汇率改革重启,人民币对美元再次快速升值。“商业银行有外币都会卖给央行,谁也不愿意拿在手上”,长期关注外汇问题的复旦大学金融系副教授陆前进表示,从事外币贷款业务会处于“无米下锅”的窘况。

资金紧张,外资银行在中国内地市场拆借的成本就越来越高。据了解,目前,中国的同业拆借市场上6个月美元利率早已在5%以上。这意味着外资借入一笔资金后,收益起码要在5%以上才能不亏本。

此外,外资行可以向母行和海外市场拆借外币。这样做的成本低得多,但受到外债额度限制,每家外资银行只能在国家发改委规定的外债额度中借入资金。而渣打内部人士透露,到了去年11月,该行的外债额度几乎用光了。

吸储大战,也由此在外资行之间展开。在去年第四季度,渣打、汇丰、花旗等外资银行均推出了外币存款优惠活动,优惠利率为原利率的3-10倍。其中,渣打3个月港币利率上涨10倍以上,而对部分大额美元存款利率给予4.2%的特优利率。

在这样背景下,外资银行大多都调高了贷款利率,花旗银行甚至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就暂停发放外币房贷。

但这些外资行的利率依然普遍低于人民币按揭贷款7.05%的基准利率,而且东亚银行、星展银行等表示,他们没有调整存量客户外币房贷利率的计划。

相比之下,渣打中国不仅按揭基准利率高达“美元8%、港元7%”,而且还向存量客户动手,可见其经营成本之高。

也正是这样,渣打遭遇了这次“房贷加息事件”。

有趣的是,相比中国内地的情况,渣打银行在香港的“加息战”中也表现积极。2011年,香港银行业经历了按揭贷款“连串加息”的历程,其中,渣打银行在2011年9月至11月不到两个月时间即两次出手提高利率。

“香港的银行几乎去年全年轮番加息,没见香港地区有人抗议加息的。”一位银行业观察人士如是说。

在利率充分市场化的地区,银行的按揭贷款的基准利率会紧盯市场利率,每月还款额根据变动的市场利率进行计算。这些市场上,很少会发生争议。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news/20171116/detail/4y92iw.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23:18

内马尔老婆卡罗琳娜  张伦硕喜欢钟丽缇什么  sql语句  小龙虾盖浇饭  金地自在城  全国机票预订电话  贺岁片有哪些  乙肝大三阳严重吗  下载芒果tv播放器  赵成珉 崔真实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一次有中国特色的利率试验:渣打房贷加息记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信阳左转闯红灯如何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