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百家讲坛 百家姓cctv>中国新闻

_濮存昕质疑公务员拒录艾滋感染者:不要与其对立

2017-11-22 03:58

全国两会·人物

接受本报独家专访呼吁社会不要将艾滋感染者逼到对立面

濮存昕质疑公务员拒录艾滋

“艾滋病感染者是我们的合作者,不要用职业的歧视,把他们变成我们生活的对立者!”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演员濮存昕对《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中排斥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条款开炮。

濮存昕提出《反歧视从几十万艾滋病或感染者就业权入手》的提案,倡导政府机关率先打开艾滋病人的就业大门。

日前,濮存昕接受了法晚丽案调查记者的独家专访,讲述他提案筹备的台前幕后,他用四个“不”讲述了他对艾滋病感染者的看法。

对话背景

去年,安徽省安庆市的教师招聘中,大学毕业生小吴被查出感染艾滋病毒遭拒录。

认为此举是针对艾滋感染者的就业歧视,小吴将安庆市教育局告上法庭。该案被媒体称为国内艾滋就业歧视第一案。去年11月,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宣判,驳回了原告小吴(化名)全部诉讼请求。

这个案子也引起了委员濮存昕的关注。他希望通过本报传递对小吴的支持。

对话委员

●就业不歧视

三部法规出现冲突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去年,大学毕业生小吴因感染艾滋病毒遭拒录却最终败诉,81名艾滋病感染者致信人社部与卫生部,呼吁修改《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您支持他们的做法吗?

濮存昕(以下简称濮):这个标准中确实有条款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造成歧视。

我查过法规,《就业促进法》和《艾滋病防治条例》都有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拒绝录用他们的条款,但《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中第18条规定的内容中,艾滋病被列为不合格疾病。

这就在法律法规上出现了冲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对任何人,在平常生活中是没有危害的,有很多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人都没有发病。我们为什么要去阻挡他们正常的生活?孔子都说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标准不科学

同事关系没有机会传染艾滋

FW:但不能否认,艾滋病确实是传染病。

濮:没错,但艾滋病是通过血液和性传播,平常的生活环境下我们不可能接触到血液和性。工作上的同事关系、朋友关系是没有机会传染艾滋病病毒的。

在公务员录用的这件事情本身,应该把艾滋病从传染病的实例里提出来,艾滋病人完全适合做脑力和体力劳动者。

这根本不像《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中对十八条的条文解释所说:“初期可以无症状,继而出现发热等症状……因为HIV感染后几乎100%都会发病……将在进入艾滋病期后的两年后死亡。”

这个标准完全不专业,违背科学达到了耸人听闻。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正常服药,他的免疫系统保持正常状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不会发病的。

●交往不隔离

“不能说有危险就不让任何人拿刀”

FW:虽然说一般不会感染艾滋病病毒,但在不知道对方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情况下,被感染还是有一定几率的。

濮:对,所以法律应该管这一块。如果他周围的同事或朋友因为他感染了艾滋病,那他应该负法律责任。

有了法律这道保障之后,社会就不应该再歧视艾滋病人。

这就好比我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水果刀可以用来削苹果,我如果拿水果刀刺伤人,法律应该管我,但不能说拿水果刀有危险,就不让任何人拿刀。

●关注不冷落

“不希望他们成为社会的对立面”

FW:听说你一直担心艾滋病人被歧视,不与社会合作甚至走上报复社会的道路?

濮:没错。我们不希望他们成为社会的对立面,成为被忽视、被抛弃的群体。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是我们的合作者,如果没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群的参与,中国艾滋病的社会问题如何解决,感染会继续发生。感染都是因为感染者才发生的。

如果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群挡在工作权利之外,他们在社会权益上得不到保障,那他会成为我们的不合作者。

FW:有没有办法不让这种局面形成?

濮:建议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和卫生部尽快对《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中有关艾滋病列为不合格的规定进行修改,推开这扇门,使各地相关法规参照执行,让几十万受艾滋病伤害的感染者获得合理公平的就业权,使他们不受歧视,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实事。

FW:对艾滋病人的就业问题,您有更具体的想法或举措吗?

濮:是的,我甚至有一个倡议,就是咱们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能带头安置一些艾滋病患者,并且保护好他们的隐私。

如果卫生部或所属单位和国家机关率先录用符合专业技能的艾滋病感染者到本单位工作,也能纠正扭转社会对艾滋病感染者歧视的现象。

爱心提案

比对DNA锁住偷孩子的大门

除了关心艾滋患者外,濮存昕还提出了《对长期有效打击拐卖儿童斗争的四点建议》,希望在全国范围内对十年(或二十年)来所有被收养者采集血样,与公安部打拐DNA数据库比对,以使拐卖儿童案件水落石出,让更多的失踪儿童家庭破镜重圆。

“拐卖儿童是仅次于杀人的反人类罪行,全社会应持零容忍观念。”说这话时,政协委员濮存昕摘掉花镜,语气沉重。

他认为,两年来打拐斗争取得了一些明显的成效。但我国户籍登记制度对非亲生儿落户法规条款不完善,很多非法买卖的儿童可以被犯罪人员通过各种违规方式上户口,一旦上了户口,打拐的线索就没了,孩子再也找不到了。

因此,濮存昕建议,公安部治安户政管理局和民政部有关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对十年(或二十年)来非亲生儿童采集血样,与公安部打拐DNA数据库比对排查,以达到对拐卖犯罪增加难度的目的,最终堵住这条非法通道。

面对刑侦经费在异地寻找丢失儿童的过程中花费的问题,他提案中建议,财政部和中央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应为全国公安系统新增两千至三千人的专业打拐编制,每年打拐专项经费不能少于这两年专项行动斗争经费数额。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news/20171116/0wx943.html

发布时间:2017-11-22 03:58

昭和天皇皇后  冯正虎  松江写真  滑稽头像高清大图  缘分到了自会相遇夫妻  端午节故事  中国男足最好世界排名  熊出没之环球大冒险13  名字大全男孩  boy london中国实体店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濮存昕质疑公务员拒录艾滋感染者:不要与其对立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big笑工坊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