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大学自我介绍1分钟>中国新闻

_探秘“隐形”会所:千万投入只为人脉资源

2017-11-20 05:52
2011年已建成的俊逸庄园坐落在松山湖园艺博览中心里。 南都记者 陈静 摄

2011年已建成的俊逸庄园坐落在松山湖园艺博览中心里。南都记者 陈静 摄

入会费为12万元的嘉华酒店牡丹会。 南都记者 刘媚 摄

入会费为12万元的嘉华酒店牡丹会。南都记者 刘媚 摄

做这样的私人会所,虽然短期内看不出明显的回报,但长期来看却是一项很有远见的投资。21世纪什么最贵?资源整合!能把这些人脉以及背后的资源整合到一起来,以后会产生呈几何倍数增长的能量。私人会所常客范女士

现在不是比较公开的不给吃嘛,如果接待政府客,去大酒店就太张扬了,那些私房菜会所就不显眼,一些外面不能卖的山珍海味,在那里也能吃到。

餐厅老板王先生

厚街喜来登酒店第31层,是酒店电梯按钮里“消失的楼层”。

第30层是总统套房。从这里转乘另一部电梯,电梯旁有一个白底黑字的提示牌,朝上的箭头指引访客更上层楼,壁灯昏黄的灯光映照出4个小字:“昌明会所”。

除了神秘,还有奢华,爱马仕的餐具、号称世界上最大琉璃制品的“九如意”装饰,都是寻常。企业、公司、集团的副总以上人士,银行副行长、医院副院长以上人士;国内外的重要政治家或政府官员……才是会所欢迎的人群。私人会所的主人们对盈亏态度超然,因为会员带来资源融合,人脉汇聚,要做点什么,“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喜来登中餐厅的消费下降40%。东莞的私人会所却在经历十年潜滋暗长后迎来新机会。政商两界长袖善舞的舞台,G P S导航难以寻觅的所在。要进入这里,就像哈利波特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般,需要找到9号与10号中间的站台。在J.K .罗琳那里,第9又3/4号站台是现实与魔法交汇之地;在我们的城市,也许会所的大门才是。

隐秘处所 要靠专人带路

从外面看它并不显山露水,外墙用细密的竹林环绕了一圈,窄小的侧门终日紧闭,正门口有一道铁门把守。

范女士驾驶着座驾奔驰E 200,顺着松山湖中心小学门口的马路直走,向左转入一片辽阔葱郁的园圃。“到底在哪儿啊?这地儿不像啊”,她和朋友受邀来到这里的一个私人庄园赴宴,但在松山湖兜兜转转了好几圈,纳闷着怎么还没找到传说中的俊逸庄园。几乎与此同时,园主的另一拨朋友,尽管已经来过两三次,仍然在附近迷了路。

这个在导航里根本搜索不到的地方,坐落在松山湖的园艺博览中心里。即使找到了园博中心,仍会在其中迷失方向。这里被几家园艺公司分租下来,种些花草盆景作物。一眼望去四处都是用铁丝网拦起来的葳蕤草木,而眼前几条纵横交错的水泥路,也不知通往何处。

最后在庄园女主人钟女士的电话指引下,他们才顺利抵达。这个静谧的庄园尽管2011年已经建成,但是许多在松山湖居住的人都闻所未闻。从外面看它并不显山露水,外墙用细密的竹林环绕了一圈,窄小的侧门终日紧闭,正门口有一道铁门把守。同行的江先生在松山湖工作了好几年,交际应酬不少的他,曾经路过附近,“以为里面只是个小院子”,与其失之交臂。直至此次,被一段悠扬的乐声牵引进门后,才知里头别有洞天。绿草如茵的青草地,笔直地通往一座希腊式白墙小楼。而草地两旁坐落的别苑,分别是书房、主题客房和餐厅。此外,二十亩的园地里,还根据地势,错落有致地建起了池塘、亭台、沙地和果林,俨然是一个独具风格的私家园林。

和偏安一隅的俊逸庄园一样,大多数会所都会选择一个相对隐秘的处所。比如位于厚街喜来登酒店的昌明会所,在酒店里你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会所的宣传册或广告。这是酒店业主昌明集团独立经营的一个机构,并不属于喜来登酒店管理,所以即使酒店内部人员也鲜少涉足。

它位于喜来登顶层的31层,这在酒店电梯按钮里是“消失的楼层”。就像哈利·波特每次要去魔法学校时,都要通过一个常人看不到的第9又3/4号站台。而要抵达这个会所,也必须在总统套房所在的第30层,换乘另一部专用电梯。一旁墙壁上有盏小灯,昏黄的灯光映照着墙上“昌明会所”4个小字,旁边的朝上的箭头低调地提示要再上一层。“一般人也不会上来,通常都是有熟人带路,才能找到这里”,会所的工作人员说。

除了这些规模较大的会所外,一些不对外开放的精致私房菜馆虽然不以“会所”命名,但也具备会所的“私密”性质,可算是小型的“私人会所”。在媒体业做品牌推广的李先生,经常要和一些合作企业的高层接触,有次一个朋友带他到了东城一个高端私房菜馆,让他眼界大开。“它在一个茶叶市场里面,外面就是卖茶的店面,里面有几个包房,根本想不到”。而广告公司老总刘先生,也在一个镇街的党委朋友介绍下,去过万江的一个私密的高级餐厅。这个私房餐厅楼下开着卖人参、虫草等高档干货的商行,外人只能看出这是个商铺,全然不知在后头有楼梯可以通往二楼的包房。仅此一间的包房里摆着个硕大的圆桌,可以同时容纳20人进餐,以东莞本地水乡菜为主,做法经过精致改良,仍不失地道风味,很对本地政客和商贾的胃口。

此外,还有些藏在楼盘售楼部里的私房菜,据说招待的官员“最低级别也要是党委委员”,或者楼下做着红酒生意,楼上却能宴开八席招呼各界贤达等等,他们也都发挥着私人会所的功能,不一而足。

入会不易 不是有钱就能进

曾有一名做钢材生意的商人,带着12万现金作为会费,要求成为牡丹会的会员。会籍部经过审查,发现该商人既不是酒店常客,也非社会名流,纯粹只想在此结识名流,好做生意。由于这个意愿表现得太过“赤裸”,所以会所拒绝了该商人的入会申请。

招牌醒目、落力促销,这是传统餐饮服务业的揽客利器,对于这些私密会所而言却是大忌。会所的经营,走的是拒普罗大众于千里之外的“高贵冷艳”路线。

在南城元美路上的名堂汇会所,标榜经营名人字画和潮汕私房菜。去年12月底已经开业,但附近的商户却大都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南都记者曾试图联系探访,也被服务生以“不对外营业,不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了。以同样理由谢绝采访的,还有东城的棠心鲍私人会所。

“像这样的地方,去之前都要跟老板打招呼的,否则都不接待,外人根本进不去”,做红酒生意的萧小姐曾被邀请成为座上宾,她解释道,“这里面是老板用来招待自己朋友的地方,交往的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不想搞得那么杂”。老板用自己的人脉,搭建起了一张平台,而他的交际圈决定了出入其中的宾客的层次和圈子,通常都是各行各业的高层人士和政府官员。

而一些更专业的会所还制定了重重审核机制,严格把关。嘉华酒店牡丹会把入会费定为12万元,就在无形中设了一道门槛,过滤了一部分不符合“资质”的人群。据了解,该会所会员的甄选标准,必须符合以下条件:“酒店重要商务客户的CEO、企业界、金融界、新闻界知名人士或社会名流,企业、公司、集团的副总以上人士;银行副行长、医院副院长以上人士;国内外的重要政治家或政府官员……以及旅行社和旅游局的高层等等。

牡丹会的工作人员介绍,为了保证会员身份真实可信,除了验证申请人的书面资料外,会籍部和财务部会展开暗访。“我们会假装以客户的身份去到企业,看下具体的经营状况怎么样。”但更多的时候,要想进入私人会所,靠朋友推荐成功率更高。“我们会员身份决定了,他的朋友差不多也是同一层次的”,牡丹会销售经理张绪说。

如果想拿钱砸开会所的大门,也未必能够奏效。曾有一名做钢材生意的商人,带着12万现金作为会费,要求成为牡丹会的会员。会籍部经过审查,发现该商人既不是酒店常客,也非社会名流,纯粹只想在此结识名流,好做生意。由于这个意愿表现得太过“赤裸”,所以会所拒绝了该商人的入会申请。

这样的情况并非孤例,莞籍港商王浩仁是“中国富豪会”的创办人,要加入富豪会,需要购买38万元的会籍,如今已经吸纳了200多会员。他也接到过不少东莞老板的入会申请,但有些人的要求让他哭笑不得,“我们会举办很多酒会,都是要穿西装打领带正装出席的,但就有个亿万身家的本地老板不愿意。他说可以出几倍的会费,但就是不穿正装。”最后王浩仁仍将其谢绝在外。

造价不菲“餐具都是爱马仕”

据媒体业知情人士秦先生透露,就这么一个只有几间包房的小型会所,每年的租金加各种费用,就要600万元支出。但老板还夸口说,“单里面的一些古董就不止这个数。”

“白玉为堂金作马,珍珠如土金如铁”,这是不少人对私人会所内骄奢淫逸的绮丽想象。曾去过东城棠心鲍私人会所用餐的欧阳小姐惊叹,“里面连餐具都是爱马仕的”。从南都记者探访的几个会所来看,要建起一个会所的确投入不菲,而呈现出的风格,也因创办人的审美旨趣而有所不同。

牡丹会私人会所建在投资数亿元的厚街嘉华大酒店里。和昌明会所一样,它也位于酒店的最高处:47-53楼,占地7个楼层,有13000平方米,算是全东莞规模较大、设施最为完备的会所了。这两个会所都采用了大幅落地玻璃窗的设计,向外远眺,整个厚街尽收眼底。牡丹会的工作人员说,“客人们有时候会在这里看看地,这里指指,那里圈一下”。站在这里临窗远眺,颇有君临天下指点江山的豪迈之气。这种对大气的追求,还体现在会所的空间布局上。单是浴室就大得可以在里面跳华尔兹,其中还设有专属spa池,足够几个人在里头游上一圈。

会所的装修风格和业主的喜好息息相关,在牡丹会里随处可见琉璃器皿,酒店的工作人员介绍,这纯粹是因为“大老板很喜欢”。在酒店大堂也摆着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琉璃制品“九如意”,老板对此的偏爱可见一斑。此外,一些装饰品还刷上了18K金粉,以显富贵。

这种富丽堂皇的装修风格,是不少东莞老板共同的审美趣味,南城的金牌饭局和东城的品醇轩酒厨的装潢上,都少不了流光溢彩的镶金雕花。而在名堂会私人会所里,则摆满了名人字画和酸枝红木仿古家具等,这也是因为会所主人喜爱品评书画,把玩古董。

据媒体业知情人士秦先生透露,就这么一个只有几间包房的小型会所,每年的租金加各种费用,就要600万元支出。但老板还夸口说,“单里面的一些古董就不止这个数。”而在其他的私人会所里,也可以从几乎无处不在的大理石墙面、错落繁复的水晶吊灯、必备拉菲和茅台的私人酒窖里看出耗资不菲。

但也并非所有的会所都是这样浮华的风格,由一对来自深圳的设计师夫妇打造的俊逸庄园,造景时就营造一派自然惬意的田园风光,彰显出了卓尔不群的气质。门墙上藤蔓缭绕,夏夜里,躺在露台的藤椅上,吃着园子里现摘的芭蕉、番石榴,看一轮半月升起,是难得的赏心乐事。而室内装饰并不追求鲜亮豪华,有些反而刻意做旧,比如门口的立灯,底座是一个古代侍女石雕,透过鲜红的灯罩投射出的昏黄灯光,洒在古朴的灰色石雕上,将其笼罩上了一层穿越历史的迷人光晕。

庄园里二十亩的园地,每年单是租金就要几十万。而打造这个庄园所要的费用,主人透露,“投进去的钱可以在深圳买独栋别墅”,约有上千万。“东莞有钱人多,但有钱又有品味的不多”,来此赴宴的范女士是南城一家公司的老总,她告诉南都记者,“我有个朋友也买下了一个山头,也像这样搞了果园、池塘,也可以在里面吃饭、休闲,但顶多是个‘农家乐’,没这个上档次”。

高档饭局“一只走私来的龟几万”

棠心鲍私人会所刚开业时,店内展出了一座“镇店之宝”“鲍鱼山”,这堆价值人民币400万的极品鲍格外引人注目。

“在这里招待,什么事情都搞定了”,第一次来到俊逸庄园,江先生就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由于工作需要,他经常有接待任务,几年下来松山湖的餐厅几乎都吃遍了,一直发愁找不到新的据点,直到惊喜地发现这家隐秘的私人会所。他赶紧跟老板要了联系方式,以便预约饭局。

口腹之欲,人之大欲存焉,餐饮自然是这些私人会所必不可少的服务之一。说起舌尖上的高端消费,做过工程生意的王先生很有发言权。他一度应酬颇多,陪政商两界人士吃过不少盛宴。有次长安一位酒店老板宴请领导,席间开了一瓶号称十几万的酒,到底有多好喝,他也说不上来,“那么贵,大家都说好喝,我也只能跟着说好喝”。他还曾经吃过一次全龟宴,据说龟是专程从越南走私而来的,“一只起码要几万元,(味道)真的很棒”,他至今还念念不忘。

棠心鲍私人会所刚开业时,店内展出了一座“镇店之宝”“鲍鱼山”,这堆价值人民币400万的极品鲍格外引人注目。在私人会所里的消费一定都这么贵么?因宴请对象而异,“请领导就会贵一点,普通的生意招待就不一定要那么贵”,王先生道出内情。

这些餐饮的“起步价”人均300元,而最贵的则因食材和酒水而异,上不封顶。从南都记者实地走访的9家私人会所来看,如果不开拉菲、路易十三这样的名酒,也不吃金钱龟、鱼翅、鹿茸这些稀有的高级食材,一般消费大都在人均三五百元左右,相比起北京人均消费动辄数千元的私人会所来说,价位算是比较“有亲和力”的。

在这些私人会所里能吃到什么?

俊逸庄园的女主人则会根据四季的节令来安排用餐的主题,比如前两周刚好是一年一度荔枝菌上市的时节,全年只有短短一周的时间能吃到这个珍贵的菌菇,女主人就做了一桌“荔枝宴”。而本周是松茸上市的时节,届时又将开一桌“松茸宴”。有时女主人兴之所至,还会在盘子上“挥毫泼墨”,创作出能吃的书法作品。几乎每个来此用餐的人,都忍不住拿出手机狂拍一通。

南都记者了解到,大多餐厅打的是特色牌,推的是餐桌上的“高级定制”服务。由于不对公众开放,大部分会所都只有几间包房。有些甚至仅此一间,一天也只能开一席。必须要提前1-2天预订才行。只要告诉大厨将有多少人用餐,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对什么忌口等等,隔天就能为其献上一桌“量身定制”的盛宴。

而出品的菜式也必须有些别家所没有的特色绝活儿。比如黑松露在有些餐厅也能吃到,但是做法却欠讲究,比如大咧咧地下锅涮,这就使得松露风味全失,形神俱散。而牡丹会的星级大厨就懂得用欧洲古法炮制,把松露浸泡在橄榄油里,使其香味不会走漏,要用时加一勺浸浴着松露浓香的橄榄油,只取一片松露点缀,就能尝到夺魂摄魄的美味。

又如河豚虽然味美,但大多需要焖上几小时,毒性完全逼出才敢吃。而在南城一家只接待私宴的馆子里,店家却有秘技把它做成刺身,不经过烹煮直接入口,不仅无毒,还能大啖河豚之鲜美。此外,在有些私密的馆子里,要想尝进口的三文鱼子酱和坊间难寻的山珍“野味”,大厨们也能通过特殊渠道找到。

经营密码 不求盈利看重人脉

东莞城一家红酒私人会所的老板万先生道出了另一层缘由,像这样只开几桌的餐厅,志不在盈利,“收支打平,不要亏钱就行了,主要是做平台”。

除了餐饮之外,设在星级酒店里的私人会所,功能和设施更加完备。牡丹会的会员就可以在会所里的私家spa室按摩,在高入云霄的桌球厅里打球,阅览室和会议室随时可供使用,其中还特别开辟了复式客房,足以容纳包括司机在内的一个家庭入住。在五星级酒店能享有的一切服务,这里都可以提供。

一般在五星级酒店里不允许开设的棋牌室,在私人会所里却很常见。“有些老板喜欢打麻将,但星级酒店为了避免和赌博类的丑闻沾边,出于保护品牌形象考虑,一般不允许。但在相对私密的私人会所里,这一点就不用担心了”,资深酒店业人士、东莞君源铂尔曼酒店的品牌经理王振烨说。

如此投入重金,苦心经营私人会所,背后是否有高额利润在驱动呢?其实并不然。据知情人士杨先生透露,算起名堂汇的运营成本,“包括原材料、酒水和人工费,加起来一年要花600万左右”,这个数字乍听不小,但比起在外消费,还是省了不少钱。万科也在水濂山的一豪宅盘里建了个翡丽汇私人会所,主要用于招待合作伙伴。东莞万科助理总经理高骏说,“反正都要接待,在自己的地方吃肯定划算”。

除了节省招待成本外,莞城一家红酒私人会所的老板万先生道出了另一层缘由,像这样只开几桌的餐厅,志不在盈利,“收支打平,不要亏钱就行了,主要是做平台”。俊逸庄园的女主人钟女士每周都会举办一场私人饭局,广邀各路朋友来此聚会,有些甚至从深圳、上海北京等地远道而来。有时饭局还会“转战”台湾、上海等地,堪称是一场“流动的飨宴”。

饭局的座上宾通常是设计师、导演、企业老板、政府官员和金融界人士等等。钟女士说,“我们主要是接待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不要总是谈怎么赚钱。”而对于私人会所如何盈利这个问题,她有种去留随意的达观,“虽然前期投入挺大,但是做开了,渠道啊资源啊,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初到俊逸庄园的范女士,也是私人会所的常客,在商海沉浮多年的她,才能悟到私人会所背后的经营密码,“虽然短期内看不出明显的回报,但长期来看却是一项很有远见的投资。21世纪什么最贵?资源整合!能把这些人脉以及背后的资源整合到一起来,以后会产生呈几何倍数增长的能量。当她得知他们早在四五年前,已经开始修建这个庄园后,心里暗暗赞赏其“格局不一般”。

“八项规定”开启私人会所的春天?

中央的反腐“八项规定”出台后,抑制了台面上的奢侈之风,这一点东莞喜来登酒店的销售总监程文兢深有体会,“中餐厅的消费减少了40%左右”。但必要的接待还是少不了,这就给私人会所的发展带来了“小阳春”。

从去年底开始,做餐厅生意的王先生开始频繁地听到“有几个朋友又在哪里开了一家会所”,突然间私人会所如雨后春笋般滋长起来。中央的反腐“八项规定”出台后,抑制了台面上的奢侈之风,这一点东莞喜来登酒店的销售总监程文兢深有体会,“中餐厅的消费减少了40%左右”。但必要的接待还是少不了,这就给私人会所的发展带来了“小阳春”。

“现在不是比较公开的不给吃嘛,如果接待政府客,去大酒店就太张扬了,那些私房菜会所就不显眼”,王先生深谙个中因由,“在那里想吃鲍鱼、龙虾都可以,原材料也可以控制得到,一些外面不能卖的山珍海味,在那里也能吃到,自己的地方灵活得多嘛”。

说起私人会所的缘起,则要追溯到十几年前。“当时东莞经济迅猛发展,社交活动也越发频繁。随着这些高端商务人群的诞生,东莞的私人会所也开始萌芽。最早的会所是当时蓬勃发展的酒店业的衍生品。”程文兢说,2003年,本土企业昌明集团作为业主,建起厚街首个五星级酒店喜来登时,就在其中预留了一个楼层作为私人会所。与此同时兴起的还有厚街富盈酒店会所、海悦花园酒店会所等。

很快地,他们就被后起之秀、嘉华大酒店的牡丹会超越。它自从2008年建立以来,很快就拥有了近1000位高端会员,会员人数在全国私人会所中名列前茅。而且会所还正以连锁形式在不断拓展,“我们的会员可以在嘉华、厚街国际和惠州嘉华享受私人会所服务,在未来要开的4家酒店中,也有专属会所”,嘉华大酒店的相关负责人介绍。

面对最近层出不穷的私人会所,中国富豪会主席王浩仁则有自己的看法,他在微博上写:“最近除了广州,其它地方的开发商包括东莞,深圳,韶关,海口,南宁和北京分别约我们合作打造高端私人会所,但最后达到合作要求和条件又有多少?游艇和私人会所的趋势真快得令人喘不过气。”

王浩仁如今在做香槟、游艇等奢侈品生意,也经常出入香港和海外的私人会所,而东莞乃至华南地区的私人会所,在他看来提供的服务和设施好达不到“顶级”会所的标准。“有些富豪在国内很吃得开,但一出国门就行不通了。比如有些老板临时要在国外开会,只要一个电话给我们,我们就可以安排好顶级的写字楼会议室,聘请好翻译,他一到,一切都准备好了,可以马上开会。”此外,他们还会不时安排私人飞机直飞日本去看F1,以及参加一些顶级奢侈品牌举办的派对等高端圈层活动。

为富豪会在东莞物色一个固定会所也成为王浩仁下一个目标。“接下来我们会和别人合作,在虎门港沙田开发一个投资108亿元的大项目”。王浩仁称这项目里除了私人会所之外,还会引入英国伊顿公学、马术俱乐部、游艇会、直升机4S店和航空俱乐部等等。

目前这个项目的初步规划图已经完成,从图上看一幢风帆状的大厦屹立在港湾畔,周围被一片别墅区环绕,不远处是游艇码头。王浩仁指着规划图说,“以后从广州深圳过来,直升机可以直接在这里停落,然后就去潜水或打高尔夫,很方便”。

(应部分受访者要求隐去全名)

 高级会所

隐秘性

它位于喜来登顶层的31层,这在酒店电梯按钮里是“消失的楼层”。就像哈利·波特每次要去魔法学校时,都要通过一个常人看不到的第9又3/4号站台。而要抵达这个会所,也必须在总统套房所在的第30层,换乘另一部专用电梯。一旁墙壁上有盏小灯,昏黄的灯光映照着墙上“昌明会所”4个小字,旁边的朝上的箭头低调地提示要再上一层。

高门槛

嘉华酒店牡丹会把入会费定为12万元。该会所会员的甄选标准,必须符合以下条件:“酒店重要商务客户的CEO、企业界、金融界、新闻界知名人士或社会名流,企业、公司、集团的副总以上人士;银行副行长、医院副院长以上人士;国内外的重要政治家或政府官员……以及旅行社和旅游局的高层等等。牡丹会的工作人员介绍,为了保证会员身份真实可信,除了验证申请人的书面资料外,会籍部和财务部会展开暗访。

超奢华

牡丹会私人会所建在投资数亿元的厚街嘉华大酒店里,位于酒店的最高处:47-53楼,占地7个楼层,有13000平方米,算是全东莞规模较大、设施最为完备的会所了。这两个会所都采用了大幅落地玻璃窗的设计,向外远眺,整个厚街尽收眼底。牡丹会的工作人员说,“客人们有时候会在这里看看地,这里指指,那里圈一下”。站在这里临窗远眺,颇有君临天下指点江山的豪迈之气。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movie/jyz9j.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05:52

成奎安  电影喜剧片搞笑国语版  霍金资料  cg网  法证先锋1  2017高考改革最新方案  刘艺涵姓名打分  沈氏女科调肾四子汤  福特探险者毛病多吗  爱妻的旅行和大杂交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探秘“隐形”会所:千万投入只为人脉资源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腾讯游戏平台电脑版_俄称日本对总统登岛反应不可接受 将召见其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