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温州两家人>中国新闻

_李扬:未来应该强调宏观审慎监管

2017-11-24 18:08

金融危机阴霾未散,中国经济却已悄然走上复苏之路。12月初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保增长、调结构、促内需”的基调已经预示着2010年将成为转型之年。未来外部经济的风云如何变幻?中国经济将遵循何种发展路径?盘根错节的诸多国内经济难题解困之道何在?12月12日,在中国经营报社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联合主办的2009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上,记者就这些问题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

导致危机的根源

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

《中国经营报》:在刚刚结束的论坛发言中,你谈到了最近的宏观经济形势还不是很稳定,这些不稳定表现在哪些方面?

李扬:这次的全球经济危机的后果很严重,各国应对危机的力度也很大,迅速控制了危机的蔓延,避免了更大的破坏,但现在这些应急的措施也带来了几类问题。我们看到,导致这场危机的根源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其中就包括全球经济失衡的问题。这次危机之所以称为全球经济危机,起因就是因为全球经济的失衡——意味着各国经济都处于失衡状态。比如,美国表现出的储蓄不足、赤字扩大对应的就是中国储蓄过度,外贸盈余、外汇储备过多的问题。这个问题到现在为止基本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但是,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矛盾未来就还会暴露。

再比如,金融部门的过度发展问题也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所谓过度发展是指,它已经脱离为实体经济服务这个基点,进入了自我膨胀的境界。金融衍生品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在当今条件下已经难以准确看清,特别是一些金融产品经过多级衍生后已经具备了自我膨胀的动力,导致了泡沫的出现,这个问题到现在也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现在还是在用饮鸩止渴的办法来暂时的掩盖问题。再比如,金融监管的缺失问题也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

再就是负债率过高即杠杆率过高的问题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最近发生的迪拜事件很清楚地告诉我们,如果资产负债表没有得到有效的修复,危机依然可能会在某处发生。这次金融危机迅速得到制约当然有好处,但是坏处就在于危机本身的消毒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因为危机在某种程度上是创造性的破坏。

另外一类问题就是,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各国都采用了大量的极端性的措施,比如各国都对金融市场注入大量的流动性,各国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都膨胀了很多倍。中国是膨胀最少的,也达到了40%以上,美国则膨胀了2倍以上,这就造成了大量的资金涌入资产市场,诱发未来形成泡沫的可能。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大宗商品的类金融化。本来大宗商品的价格应该是供求决定,现在变成了金融决定,定价已经完全脱离了供求关系。此外,应对危机中各国急剧膨胀的财政赤字也会在未来变得很棘手。这个问题显得更加复杂,因为如果财政赤字不货币化的话,就意味着未来各国政府会通过加税来平衡,而经济的持续恢复恰恰需要的是减税,这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

总体来说,如果导致危机的老问题和解决危机中出现的新问题得不到解决,未来世界宏观经济的运行依然存在很多的风险。

不能轻言经济复苏

《中国经营报》:在应对经济危机的过程中,中国的思路似乎也在逐渐调整,在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调整经济结构就被重点提了出来。

李扬: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核心的三句话里,“保增长,调结构,促内需”就把“调结构”放在了更突出的位置。“调结构”不仅仅是解决中国经济对外依赖度过高的问题,还包括要解决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投资和消费的不平衡,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不平衡,技术结构的不平衡,对环境资源过度依赖的不平衡等,这些都是中国长期以来的经济结构失衡问题。

《中国经营报》:未来中国如何打破多年以来经济发展的路径依赖,构建新路径?

李扬:本来危机是打破路径依赖的最好时机,但现在看没有充分发挥这个作用。

《中国经营报》:现在很多人已经开始议论明年全球货币政策的调整问题,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明年货币政策调整的空间有没有?

李扬:具体的措施我不是很清楚,我的判断是,中国利率政策的调整会慎重。原来我们有一个判断,全球化下,各国利率政策应该是相对同步的,但现在看来远远没有,背后深层次问题是国际货币制度问题,因此,现在还不能轻言经济复苏。

应该强调宏观审慎监管

《中国经营报》:刚才你列举了很多中国经济中存在的问题,你认为哪一个应该是要被首要关注的?

李扬: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最值得关注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关注资产市场。因为资产市场的调控现在看起来还没有找到比较有效的办法。比如,中国经济需要房地产市场的拉动,但房地产价格现在已经远远脱离了人们的购买能力,调控又不能单纯的依靠行政手段,市场手段也不太有效,这就成了问题。现在我们考虑是不是加强监管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背后的逻辑可以从两个方面来阐述:一方面现在暴露的问题是传统的货币政策或传统的监管政策出现了某种失灵。另一方面是加强监管可以约束过度负债,未来可以通过加强监管和货币政策的配合找到一条约束过度负债的办法。

我注意到,这两年有一个新的概念正在发展,叫做宏观审慎监管。过去我们都认为监管是微观的事情,现在看来,应该要上升到宏观层面,从宏观平衡、宏观稳定的角度再加上审慎原则的有机组合。审慎意味着杜绝了比较过激的政策。审慎的概念是当面对很多可能的时候要考虑最坏的可能,按最坏的结果去设计方案。比如,如果我们要约束信贷,监管有很多现成的手段,手段之一就是可以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对金融机构,现在我们要求资本充足率要10%以上,这就是非常强的一种约束。由于有大量的存款沉淀在金融机构中,以前对银行存贷比的约束就不够有效,现在强调资本充足率就从资本的角度来约束金融机构,显然比存贷比的约束更严格。

另一个就是提高金融机构的拨备覆盖度,这是更加审慎的监管制度。通过监管,通过审慎原则的实施,是导致宏观经济稳定的很好的一个路径。传统的货币经济学是不涉及到上述问题的,从理论上来探讨的话,就是监管已经开始考虑到了结构问题,传统的货币政策是不顾及结构的,但是结构问题显然非常重要。

对金融机构我们可以用这种办法,对传统的企业也可以用这种办法,现在我们企业的负债率太高,在解决危机的过程中,全社会的负债率都在提高,央企的负债率已经提高到了80%以上,这是很危险的现象。

但是这些问题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难点是现在很难搞清楚中国企业的具体负债情况,要全面了解中国企业的表外业务是一项很艰苦的工作,搞清楚这些问题并确定有效的监管措施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我认为这种路径是对的,简单的提高和降低利率已经不能解决问题,更扎实的工作应该是对现在的微观市场运行做大量深入的研究,这也对现在的监管体制提出了挑战,这些工作应该是央行和监管当局配合来做,但显然现在配合的还不太理想。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content_5knjjd.html

发布时间:2017-11-24 18:08

付柔美琦个人资料  蒸馒头  博山  瘦脸针对比真实相相片  诱之以禽  光信号灯一直闪红灯  中南海香烟  疯丫头第一季全集200  在家上网赚钱  迪卡侬深圳实体店地址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李扬:未来应该强调宏观审慎监管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马兰花开主持人_我爱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