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深春弄潮>中国新闻

_搅拌车与轿车相撞5死1伤续 搅拌车司机已被刑拘

2017-11-23 02:42

1月10日傍晚,206国道肥西县花岗镇蔡冲村路段发生的特大车祸,引起了社会各方的强烈关注。昨日,记者从肥西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获悉,目前水泥搅拌车司机已被刑事拘留。

据悉,事故发生后,合肥市、肥西县公安局已召集相关部门,就此次特大交通事故召开了碰头会。目前,肥西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已派出检验、事故侦查等数个小组,全面展开对事故的调查处理工作。昨日,肥西县公安局已依法对水泥搅拌车司机,进行刑事拘留。据悉,该司机事发时所驾水泥搅拌车,属于合肥市某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据介绍,昨日,肥西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已分别对水泥搅拌车司机、倪树(已故)、被追尾轿车司机3位驾驶员,进行了血检和尿检,初步认定3名驾驶员,均不构成酒后驾驶。另据悉,目前,警方已确认了5名死者的最终身份,他们系倪树、其未婚妻马志燕、李亚龙以及介绍两人相恋的媒人张业兰、郑云兰。

此外,记者昨天上午在病房见到了这起特大事故的唯一幸存者倪女士,她就是驾驶员的姐姐倪林。因下颌软组织贯穿性损伤,下嘴唇撕裂导致倪女士暂不能说话,而倪林至今尚不知道她那坐在前排副驾驶位子上的孩子已经命丧车轮下。

安医大二附院耳鼻喉头颈外科主任杨见明介绍,倪林经上午各种检查后,除发现面部淤肿,下颌软组织贯穿性损伤,下嘴唇撕裂与牙龈脱离外,神志清醒,各种体征正常,基本没有生命危险。

现场 齐腰粗大树被连根撞断

事故过后,道路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事故在道路上留下的骇人伤痕,还没有消去。昨日,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桑塔纳轿车被撞的地方,地上一片狼藉。在轿车被撞落的坡坎下方,一块车前盖还散落在原地,上面厚厚的一摊血已经凝固。各种各样的车辆零部件,似乎在述说着他们曾遭受了怎样一场车祸。在坡坎的一侧,一棵足有成人腰粗的大树,竟被齐根撞断,斜靠在另一棵树上。

在206国道西侧,一个粉红色的女士手套,还留在地上。在当时轿车被撞冲下坡坎的豁口处,齐腰粗的树干上,留下了狰狞的被车撞过的伤口。路基两侧,都是非常深的车辙印子。现场到处溅满了鲜血。

就在这满地的鲜血边上,还散落着几个没有剥开的糖果,也被沾上了殷红的鲜血。

讲述

目击者 讲述事发情况

等警车赶到后,芮大爷等人按命令退到现场外。这时,一名30多岁的男子来到现场,瞬间哭成了泪人。他就是倪林的丈夫李生军。后来,专业事故救援车赶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桑塔纳轿车内的6个人救出来。

记者昨日了解到,10日晚救援车将倪林救出来时,她的下颌被硬物彻底刺穿,脸上血肉模糊。但在被医护人员抬上担架时,她还在喊着自己儿子李亚龙的名字,让医生抬自己去找儿子。“当时,她怀里还抱着儿子的书包,不肯撒手。后来,她爸爸慢慢接过女儿手里的书包,抱在怀里就不肯给别人了。他也知道自己的外孙子没了。”蔡冲村村民芮其仓说到这里,禁不住地抹起泪来。

倪友局甚至已经帮儿子打点好了春节去女友家拜年的年货。3天前,他还在跟儿子商量,等1月10日定下亲来,就得统计女方家有多少亲戚。拜年时一家都不能漏了,不能让以后去那亲戚家不受待见。倪友局叮嘱儿子,到时去准岳父家拜年,要一次性多带几家的礼物,免得来回跑得受累。倪树说没事,反正他有车。

事情一直如这对父子预料那样的顺利进行,直到定亲当晚,倪树还带着女友及2个媒人,到自己家里吃饭。然而,当日17时42分,属于这些家庭的幸福,戛然而止。倪树等5人,命丧一辆迎面撞来的搅拌车。就死在自己的车里。

肥西县“1·10”特大交通事故,刺伤了无数人的心,更让5位死者家庭的幸福停摆。而在事故现场,冬日黄昏的黑暮,在淹没他们生命最后一声嘶喊的同时,也遮蔽了普通民众对于该起事故的认识。昨日上午,记者继事发当晚之后,再次来到事故发生现场,去寻找还留在那方寸土上的悲惨与感叹。

因:搅拌车追尾轿车后撞上桑塔纳?

1月10日下午,事故发生后,肥西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紧急赶到现场处理。据该大队出具的初步调查报告显示,车祸发生时间为当日17时42分。该报告中,并没有具体说明事故发生的原因。据警方介绍,车祸发生当晚,合肥市及肥西县交警部门就召集各相关单位,召开了碰头会。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分成几个小组,正在对事故原因作进一步调查。

10日有围观者对记者称,是南行的搅拌车为了超前面的车子,拐上了反向车道,才导致跟北行的桑塔纳轿车相撞的。不过,当日,警方表示此说法还有待核实。

昨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现场,还有近10名当地居民,围在车祸发生地点附近,边看边说着什么。此次再访,记者找到了几名亲眼见到车祸发生过程的目击者。从他们口中,记者得知了车祸原因的另一个“更权威说法”。

葛俊峰是肥西县花岗镇蔡冲村的村民。他告诉记者,事发时,他和几个村民就在现场附近。“当时,一辆水泥搅拌车和一辆小轿车,正同向沿206国道朝南行驶,水泥搅拌车在后面。因为车速过快,搅拌车车头撞上了轿车的尾部,轿车直接栽进了路西侧的坎下。搅拌车司机向左猛打方向盘,正好撞上了那辆相向开来的桑塔纳。”

同为蔡冲村村民的苏成新说,搅拌车推着桑塔纳,直接撞向了路东侧的大树,桑塔纳车立刻就变形了。“那辆小轿车也被撞得受损严重,但是车上的两个人基本没事,就是擦伤了一点,下车的时候还说"没受伤,没啥大不了的"。可是,那辆桑塔纳就惨了,我们过去的时候,车里有几个人已经不行了,就一个女的在喊救命。”

据苏成新介绍,轿车上两名擦伤的人是六安的,40多岁的男子是女孩子的叔叔,从三联学院接女孩回家。而桑塔纳车上受伤的女子只有20多岁,当时坐在驾驶员后方。“整个过程非常快,突然就撞上了。”暖:老大爷逐户敲门叫人施救

芮来宽大爷是一家叫清泉预制厂工厂的工人,该厂就坐落在206国道路东侧,距离事发点不过百米距离。

“我眼力好,老远就看到这车里有几个人。知道都伤得不轻,就连忙喊人去救他们。”发现事故后,芮大爷逐家逐户敲门,喊主人起来,一起帮着去救车祸被困者出来。当地人家稀疏,芮大爷一共喊来了6、7个男村民。有的人就穿着睡衣、有的人拖着拖鞋,快速跑到受损车边上,开始扒起人来。

“我到了车边上后,就开始喊他们,看可有反应。就一个女的在用微弱的声音呼救,其他的人都没了动静。”芮大爷说,由于汽车严重变形,车门打不开,不少人手都被铁片割破了,身上累出一身汗,就是救不出一个人来。芮大爷说的呼救女,就是倪林。

悲情 他们倒在幸福的门槛前

如果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已经离去的5个人可能还沉浸在往日的欢乐生活中。倪树和未婚妻马志燕加紧筹备他们将在4月举行的婚礼,上小学的李亚龙可能会在期末考试中获得他第20张奖状,张业兰和郑云兰也在各自家中享受天伦。可是1月10日傍晚发生的惨剧,让5个人所属的5个家庭不得不改变生活的轨迹。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希望已经离去的生命,在那里继续原来的幸福时光。

恋人哀,差3个月就等来婚礼

[“纵然无法看见,我依旧感觉你的存在。我们的爱情,你给的幸福,永远不会被忘记。亲爱的,虽然我们如此别离,但在另一个地方,我们会再见。我们的爱情会度过十年,经历百年,跨越千年。在这里,我们相爱的时间太短暂,在另一个世界,我会陪你走过生生世世。”]

已经恋爱半年的倪树和马志燕,终于决定让双方父母见面了,时间就定在1月10日中午。为了祝贺老倪家这件大喜事,倪树的姐姐倪林特意带着儿子李亚龙从长丰赶回肥西家中,而这对恋人的媒人张业兰和郑云兰也欣然前往。

在肥西山南马志燕家中,双方父母第一次见面,并定下了两人婚期:4月10日。“那天中午他们全家都很高兴!”倪树的大伯倪友存告诉记者,中午吃过饭后,倪家人开开心心地回到家中,晚上全家吃了团圆饭,答谢了媒人。“虽然时间还早,但是两个媒人要回家,倪林家还在长丰,马志燕要回合肥,倪树就开车将他们送回去。跟平时离开家没什么两样,马志燕最疼大龙(李亚龙的小名)了,就把孩子抱到前面坐,他姐姐和两个媒人坐后面。”

当天17:30左右,6人开车离开。10分钟后,倪树开的轿车遭遇飞来横祸。

母子情,我要去车上找儿子

[“一个叫李亚龙的男孩,获得的奖状贴满了墙。那天中午,妈妈的笑脸、暖暖的幸福感印在他眼里、心间。可谁知道,那幸福竟成了永别。那天傍晚,那个充满了爱与欢乐的车厢里,那个坐在未来舅妈怀里的他匆匆离去,那天他还不满8岁。”]

“大伯,我家大龙哪去了,我家大龙还在那个车子上,我要去找大龙。”“大龙被救护车抬走了,送医院了,你放心。”这是倪林被抬上救护车之前跟大伯之间的一段对话,虽然有异物从她咽喉穿过,可她依然用尽力气吐出那句话,询问儿子的情况。

“我和几个亲戚赶到的时候,倪树开的车已经严重变形了,倪林被抢救出来时怀里紧紧抱着大龙的书包,后来倪林爸爸赶到了,把怀里的书包拿走的。”倪友存说,当时倪林爸爸就不停地说“外孙肯定不在了,前面3个人肯定不行了”,然后死死抱着外孙的书包,不肯松手。

大龙是家里的乖宝宝,学习好、对人好。在长丰的家中,大龙获得的各种各样的奖状挂满了整面墙,而这个未来充满无限希望的孩子却在1月10日这天与父母,与这个世界诀别。“我中午还跟大龙开玩笑,说帮他写作业好不好。孩子可自信了,说不要你写,我自己能写好。”想到跟大龙开玩笑的一幕,倪友存抑制不住哭出声来。

家人惜,没拍成那张全家福

[“我坐在窗前把你默想,你儿时的模样依然印在心上。儿啊,你闭着双眼跟我做最后的道别,你那样离去,留下我们如此悲伤。儿啊,我在梦中把你挂念,在灯下为你牵肠,因为想念,我把别人错看成你的模样。”]

从倪家到事故发生地,路程大概6公里,在从朋友处得知倪树开的车出事后,除了倪家妈妈夏义华以外,其他人都赶往现场。“没人敢带她去,她肯定接受不了。可等我们都走了,她又拉上亲戚过去,在半路上还是晕厥了。”倪友存告诉记者,一辆车半路将夏义华接走,送到医院输氧,而在11日早上从医院回来后,她又休克了几次。

1月11日上午,当记者赶到倪家时,53岁的倪友局老人正蜷缩在家中靠东头小房间里的一张床上,泪痕未干。老人生性开朗,平日里家门口来个讨水喝的赶路人,他都爱拉着人家,聊上杯盏工夫。然而,昨天上午,听闻倪家的噩耗后,其所在的董岗镇陈岗村中郢村民组30余户居民,一一上门抚慰,倪友局却无法起身答谢。悲喜转换的无常,几乎击垮了这个瘦小的老人。因为“几乎无法站立”,他被家里亲戚命令躺在床上睡觉。然而,自10日晚11时知道儿孙离去的噩耗后,他别说入睡,连闭起眼睛都显得艰难。“我一闭眼睛,脑海里就都是树儿生前的样子,搅得我难受啊。”老人语未落音,泪已两行。

儿孙双去,瘦弱的倪友局尚能靠最后一点坚强,苦撑起坚毅的面容。他知道,悲剧之后,他的精神面貌,将成为一家人能否顺利从噩耗中走出来的标尺。然而,在农舍的最西头房间,夏义华却支撑不起了。

对于双鬓斑白的夏义华而言,最痛苦的,不是10日晚儿子带着未过门的媳妇等一行人出门时,自己未送出大门,和几个即将故去的晚辈多说几句话。而是在倪树生前,她没有坚持要求儿子早些和马志燕拍下婚纱照;她没有答应儿子年前某天提出的那个愿望。“那天,他突然跟我和他爸说,哪天拍张全家福吧。我心疼钱,就没有同意,现在家里连一张全家的合影都没有。”没有同意儿子拍全家福提议的夏义华,昨日卧在孩子生前曾睡过的床上,手里翻来覆去的,只有孩子生前换二代证时,拍的一张一寸照片。

“失去倪树,倪家就失去了家庭支柱。”倪友存说,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还有外债要偿还,老俩口只能靠种田,搓麻绳养家。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content-xjma.html

发布时间:2017-11-23 02:42

都市捉鬼类的小说  中考满分作文  歌手  便宜货 批发网站  站酷设计师  稻城什么时候去最好  超琪教育  腹部脂肪厚怎样减掉  纳粹勃兰登堡门  爆蛋晶英游戏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搅拌车与轿车相撞5死1伤续 搅拌车司机已被刑拘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湘潭玛雅maya最新论坛_中国爱乐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