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诗经中的雅>中国新闻

_内控管理缺陷暴露 北京农商行7亿骗贷案审结

2017-11-20 11:20

原标题:内控管理缺陷暴露 北京农商行7亿骗贷案审结

历时两年,北京市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北京农商行”)高达7亿元的骗贷案终于审结。10月10日,北京市高院对这起本市最大的银行骗贷案进行宣判,终审对原北京农商行8名高管,包括该行原商务中心区支行长田军等5名支行行长、副行长做出了判决。其中,判决田军有期徒刑20年,北京华鼎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胡毅无期徒刑,另外16名涉案者则被判处3年至1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据悉,这8名北京农商行高管伙同胡毅及其员工,通过虚构二手房房贷手续、小企业贷款手续等,里应外合在银行内骗贷7.08亿元。

被骗贷7.08亿元损失近一半

经法院查明,从2007年12月至2008年12月,华鼎担保公司董事长胡毅、李京晶共从农商行大郊亭支行、十八里店支行骗取贷款255笔,金额4.47亿余元。此外,胡毅等人利用45家公司的名义,虚构公司需要流动资金等借口,采取互相担保的方式,于2008年9月至2009年2月间从十八里店支行骗取贷款45笔,计2.61亿余元。截至案发前,共造成经济损失3.6亿余元。

该案件浮出水面还要追溯到2008年9月,当时,交行个人金融部员工赵某准备贷款买车时,无意间从银行征信系统查到自己在北京农商行十八里店支行莫名出现一笔200万元的二手房贷款。巧合的是,同一时期,一名建行职工卫某准备贷款买房时,也发现自己也在北京农商行“被房贷”,随即报警。面对如此蹊跷的事,两人向北京农商行总行投诉无果后,便直接把此事捅到北京市银监局。

紧接着,2009年2月27日,胡毅前妻李京晶为支取其中一家空壳公司的贷款,前往农商行营业部办理信贷卡,就在这时,细心的银行柜员发现,这家成立1年有余的贷款企业,公章竟然是新的,根本没有沾过印泥,银行详查发现贷款支取账户竟牵扯多笔小企业贷款,于是报警。

2009年3月底,北京农商行被骗贷4.6亿元的惊人案件就被曝出。当时,该行商务中心区支行行长田军等8位负责人涉嫌勾结骗贷,被司法机关调查,为贷款提供担保的北京华鼎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安冬及实际控制人胡毅也被司法机关调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0年6月,北京市银监局方面证实,原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行长金维虹和副行长姜朝被停职,原商务中心区支行行长田军也被免去行政及党内职务。

2010年8月初,北京华鼎信用担保公司董事长胡毅和8名为骗贷的银行干部在市二中院一同受审。据悉,当时此案共18名被告人,其中北京农村商业银行C BD支行、十八里店支行、大郊亭支行的行长、副行长等人被控共收受贿赂近千万元。预计庭审将持续5天。案发后,被骗领的7.08亿元仅追回了一半。

银行高管内外勾结空壳公司反复骗贷

按照办理此案的一名检察官所言“当时农商行正在扩展业务,做二手房贷款起步比较晚,而胡毅在那一时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北京农商行的第一个大客户。”

作为该案件主要骗贷人胡毅,最早曾经营一家小房地产公司,没有成功,此后通过在银行工作的同学和朋友的关系,针对银行管理漏洞,开始向银行骗贷,有消息爆料称胡毅的第一桶金就是靠骗贷得来的。

2002年,胡毅与朋友成立了北京九鼎泰和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先后设立了拍卖行、房地产经纪、投资公司等机构,从事担保、拍卖、投资、不良资产处置、证券等多个领域的业务经营。2007年2月,这家拍卖担保公司彻底“改头换面”,更名为华鼎担保。

由于胡毅开展个人房贷的信用担保业务,2007年前后,胡毅和北京农商行的一位高管搭上了关系,并由此结识了北京农商行C B D支行行长田军、行长助理刘利华、授信审批部经理闫雪松、副经理张嘉。恰巧,北京农商行此时开始“试水”房贷业务,正在寻找合作伙伴,双方一拍即合。

此后,胡毅不惜重金拉拢北京农商行商务中心区支行行长田军。基于此,田军作为商务中心区支行行长则大力支持和安排胡毅在管辖内的两家支行办理按揭业务。据悉,商务中心区支行是北京农商行一级支行,下辖大郊亭支行和十八里店支行等4个支行。田军安排胡毅在大郊亭支行办理按揭业务时,将其介绍给了大郊亭支行行长孙建华、副行长李欢。按照田军的说法,将业务交给大郊亭支行的原因是,该行信贷额度完成得不好。

“银行按揭有严格的业务流程,其中的面签环节要求放贷员必须与房屋买卖双方见面,查实之后才可放贷。但田军等人以督促下级银行开展房贷业务为名,催促大郊亭支行尽快向胡毅放贷,因此,华鼎公司按揭业务走进了绿色通道免面签。”知情人士透露。

在田军等人指点下,胡毅等购买40余家无真实经营背景的公司营业执照、公章等手续。做了40笔左右房贷后,胡毅嫌大郊亭支行手续繁琐,就转向另一个支行十八里店支行。在十八里店支行,行长朱立国、副行长史振勇也对胡毅大开绿灯,甚至还派银行员工上门提供“房贷服务”,数亿虚假贷款的发放畅行无阻。而胡毅等人以这些空壳公司,在十八里店支行骗取小企业贷款45笔,共计2.61亿余元。

按照北京农商行这几名高管的如意算盘,准备以小企业贷款的资金填补假按揭的窟窿,并预谋在小企业贷款1年之后,以小企业破产和清理不良资产等方式,使数亿元欠贷无疾而终。但因案件曝光,没有得逞。据法院统计,包括田军在内,胡毅总共向北京农商行工作人员行贿960余万元。

内控和资产质量双重承压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农商行成立于2005年10月19日,是国务院关于探索农信社改革模式的一个试点。2006年时,北京农商行高管就提出了三年内实现引进战略投资者以及做上市的准备。

但是一直以来,北京农商行的内控能力多次遭遇市场的拷问。有银行业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我国对商业性信用担保机构的规范还不够完善,监管机制还有待加强,加上担保行业本身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一旦经营不善,最终风险将全部落在银行头上。

据公开资料显示,进行虚假骗贷的华鼎担保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由两位自然人安冬和李晓云担任股东,安东持有80%的股份,主要从事个人信贷担保服务、中小企业融资担保等服务。根据银监会在2006年下发过关于担保机构的风险提示,要求商业银行和担保公司开展业务合作时要严格审查其资质条件,其中一个重要的硬性指标就是要求担保公司注册资本金必须要在1亿元以上,而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

上海担保行业协会内部人士表示,“银行除了对担保公司的经营状况、管理层的综合能力、担保机构的资产负债等财务状况进行严格考核外,银行内部人员的管理也有待进一步加强。担保公司前后两次共套取4.6亿银行资金。如果不是银行内部信贷人员与担保公司相互勾结,是很难多次套取巨额资金的。”

“事实上,银行业在发展过程中,为了提高资产规模的增长,加大吸储和放款的力度,同时又降低不良率,除了减少不良贷款之外,做大分母也是一个办法,也就是做大贷款规模。而对于银行职员来说,考核指标也会使他放松放贷的要求。”一位长期关注银行业的律师分析认为。

从北京农商行目前的财务状况来看,今年上半年,该行不良贷款存量净降7.76亿元,但新增达7.1亿元,几乎吞噬了此前压降的不良数额,不良贷款率仍处在2.81%的高位,并且按五级分类,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多达53.7亿。北京农商行董事长乔瑞也曾坦言,目前存量不良贷款抵债资产权属关系复杂,且被占用、被出租情况严重,清收处置难度大。

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在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增大之时,北京农商行股权转让遇冷,再加上内控如果不完善,恐怕离上市会渐行渐远。”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20171116/9krvz.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1:20

新学期新打算一年级  88  fairy什么意思  举报电话号码大全  海马玩  常州湖塘世贸中心  麻辣香锅的做法  粮票现在值多少钱  苏格拉底的老师  usps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内控管理缺陷暴露 北京农商行7亿骗贷案审结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平顶山电视剧 莲花_美俄新核裁军条约如不过 奥巴马将延后过圣诞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