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舌尖上的中国2017 时间>中国新闻

_安徽两村新农村建设农民主导 经济民主自发形成

2017-11-20 11:37

农民主导改革:从自主开发到经济民主

——安徽两个村庄的新农村建设调查

在新一轮的农村改革中,不论叫村还是社区,不论农村经营形式怎样变革,农民还是农民,农民的权益直接体现在土地上。

■农村新政系列报道(3)■本报记者 刘建锋

与山东诸城和湖北仙洪新农村建设试验区新农村建设的政府主导模式不同,安徽省来安县的小李庄实际以资本主导。黄山市汤口镇山岔村的试验,则属农民自身主导的新农村建设,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9月上旬和下旬,分别走访调查了这两个农村改革试点乡村。

资本主导的小李庄模式

2010年9月,安徽省政府参事室参事何开荫告诉记者,其试点调研的来安县相官村新农村建设有新动向。

9月25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来安县汊河镇相官村,找到该村最早试点新农村建设改革的小李庄。

村民对记者称呼相官村党总支书记李光敏为“老板”,自称已成农业工人。李光敏则对记者说,村民既是农业工人,也是股东,身份还是农民,在法律意义上,土地权益仍属农民所有。

记者调查到,小李庄村民过去收入低,出身小李庄的当地企业主李光敏主动回乡承担了部分公益事业经费。后来其发掘离南京仅30公里的区位优势,与几户村民联合发展无公害大棚蔬菜并成立生态农业合作社,取得成功后,扩大合作规模,目前小李庄已经成为滁州闻名的生态农业基地。

村民告诉记者,合作之初李光敏个人出资一百多万元,推平了一座小山丘,先后修建了18座设施、家电配套齐全的楼房,每座总面积260平方米,并为每户补贴1万余元,将散居的小李庄村民聚拢,约定入住农户将自己的承包地租给李光敏开办的威光绿园有机蔬菜公司经营,农民以土地入股,并参加打工,月工资不低于1000元。

原宅基地整理后复垦为百余亩农田,这部分田地由李光敏经营。

公司占90%股权

“过去小李庄21户人,耕地面积255亩,经过宅基地复垦、空场、小路整理后,耕地面积增加100多亩。”何开荫在9月10日说。

“李光敏回乡后,搞的模式是:16户人搞大棚蔬菜(户均4亩),3户承包粮油生产(户均80亩),2户负责养猪,蔬菜一亩地每年净利润1.1万元,每年出栏一千头猪,净利润50万元,粮油生产每亩净利润600元—800元。租地费每亩500元从养猪场出。”

9月25日,李光敏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情况已有所变化:小李庄已经成立合作社,自己的公司出资100万元占合作社90%的股权,其他村民以每年土地租金的1/5出资,共占10%股权。

每户村民将自己的10亩左右耕地租给合作社经营,租金5000元左右已经提前支付给村民。村民在合作社打工,每月工资1000元,每月休息四天,公司出资在空场上修建了酒店和别墅式宾馆,酒店产权为公司所有,由公司经营,聘用村民打工,宾馆产权归百姓,每户人家享有一间客房的产权,由合作社负责经营。

合作社的红利最终如何分配?记者问。

李光敏回答说,依照股权比例分配。

为何要改大棚蔬菜家庭经营为合作社经营?

他说,农民家庭经营很难保证不施化肥农药,生态产品品质难以保证,规模化经营,能最大限度产生效益,有利于统一兴修并保证各项水利基础设施发挥效能,现在一切生产性和基础性的投入都由公司承担,农民只出人力便可旱涝保收。

农民过去生产自己的东西,成为农业工人则只能打工,农民个人和家庭的发展空间如何保证?

他说,过去就是个人和家庭经营,太散了并没有发展起来。

农民能否自由退出合作社?

李光敏说,当然可以,首先保证农民是自愿的,现在,相官村另有三个村民小组的村民也想加入我们这类组织,我们现在已有了品牌和市场渠道,经济效益稳定。

10月1日,何开荫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必须保证农民的自主性,农民有权加入和退出。记者分析说,农民户均10亩地,如果都种植大棚蔬菜,依照目前的市场,全年能收获10余万元纯利,合作社由公司控股90%,农民会否在收益上吃亏?何开荫说,关键在于分红,在于公司90%的分红权怎么用,据他了解,合作社还有二次和三次分配。何开荫介绍,小李庄定下的农民收入目标是不分老幼,人均年收入1.2万元,而且每年有增长。

李光敏对记者说自己是本村人,反哺农村是公益事业,并不愿意聊及投资收益的问题。

农民自身主导的山岔村模式

安徽省黄山市汤口镇山岔村,早在2004年便在其村民小组“翡翠新村”的墙报上书写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标语,村民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我们比国家都要早提“新农村建设”。

“翡翠新村”始建于2003年,本名上张村,因村小组内有国家4A级旅游景点翡翠谷而得现名。

山岔村纯粹是由农民自身主导发展而成,是全国最早村民自办旅游公司的地方,何开荫介绍说,村内农民自主开发出两个国家4A级景区,目前该村正在组建集团公司。

9月6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山岔村调查。该村的上张组,已然建设成为农民自住的别墅式小区——2002年开始农民在一座山丘开发新徽派风格的楼群集中居住,居住环境幽雅,命名“翡翠新村”,该小组空出的土地用以发展旅游产业和创意农业,农民以土地和山林资源入股村小组创办的公司,何开荫等三农专家在此创立研究院对其发展过程深入研究。

众多村民告知,该组的公司承担了全部的公益事业,他们享有乡村公共交通、近乎全额报销的新农合医疗、敬老院、托儿所……

不仅享有股东权益,各农家居住面积大房间众多,因此家家开设迎宾服务,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调查,抛开景区工资收入和分红收入,致力于其他事务的村民,家中自主旅游收入也能达到每年六七万元,而多户认真经营旅游接待的农家,仅仅是接待经营收入一般都在12万元以上。

有人将山岔村的发展归结为位于黄山南大门的区位优势,中共山岔村党支部书记张贵良认为,关键是本地农民充分利用了这个优势,是农民主动开发而不是被开发。

“不是‘被开发’,这一点很重要。”张贵良说。

张贵良认为,任何地域都有稀缺资源,在缺乏区位优势的内陆乡村,土地也是稀缺资源,关键在于是否以农民为主体充分开发资源的效用,否则农民必然面临被边缘化的后果。

汤口镇副镇长孙鸿杰在9月7日对记者说,汤口镇不止山岔这一个村如此,各村的新农村建设,基本是农民主导、村集体统一规划建设,农村已实现社会保障全覆盖、并不需任何条件。下一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正在发生变革,农民正在组建集团公司和资金互助社。

除高速路征地等大项目之外,政府对新农村建设起引导作用,很少过多干预,孙鸿杰说。

中共汤口镇党委书记于亮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山岔村提出新农村建设确实比国家要早,新农村建设和农村的组织变革确是农村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自身生发出来的需要。他总结汤口镇所属乡村新农村建设说,农村变革理当以农民为主体,立足于农民的需要,以人为本,政府理当引导为主,过多介入,利益掺和过多,不利于以农民为本。

经济民主自发形成

著名三农问题专家何开荫对于新农村建设中的适度集中居住表示赞赏,认为关键是保障农民的自主权。

他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如果全国农村都能实现适度集中,那么初步估算全国至少可以新增2亿亩耕地。如果耕地仅守18亿亩红线不变,则全国可以新增相当的建设用地指标。

不过,他又说,目前全国至少已经征收1亿亩地,如只按最低价10万元一亩卖价计算,这10万亿元卖地收入中农民最多分得了8000亿元,这个数字还是最乐观的估算(记者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给出的数据是,改革开放30年,有2亿亩农业用地被拿走,按照一亩地增值20万元计算,农村奉献了40万亿元,其中只有5%到6%的收益归农村,剩下45%被地方政府拿走,45%被开发商拿走)。

何开荫曾对某县提出,将该县卖地款的1/10补偿给农民,但他没有获得回答。

他对记者强调,在新一轮的农村改革中,不论叫村还是社区,不论农村经营形式怎样变革,农民还是农民,农民的权益直接体现在土地上。

山岔村张贵良介绍,该村通过农民以土地和资源入股的形式,确认农民在经济组织中的自主权益,入股完全自由且可随时退出。该村目前在十三个村民组组建公司,并在此基础上组建村一级的集团公司,村集体经济组织公司化运作,村民以股东的形式参与运营和监督。

何开荫认为黄山山岔村的改革试验,已经具备现代企业的性质,村民自主确权,入股退股自由。公司的董事会、监事会体系,可由入股的村民自由选举产生,这实际上体现了从农村自主产生的经济民主。

汤口镇副镇长孙鸿杰证实何开荫的想法正是汤口下一步将要推动的。他说,村民组成持股会,以组合竞选的形式选出合适的董事会、监事会,由董事会聘任经营班子,经营班子聘任中层干部。这就能在农村真正实现经济意义上的民主。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ddqdgj.cn/20171116/4x75.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1:37

何猷佳死亡真相天涯  八荒火龙和黑水玄蛇  体育新闻直播  北京人才交流服务中心  彼岸花的花语和象征  安吉丽娜·朱莉  军训口号16字霸气  macos  河源租房网  妈富隆避孕药的副作用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安徽两村新农村建设农民主导 经济民主自发形成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0000001上证指数